在摸鱼这件事上 人类空前团结

2019-05-20 10:26:13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周周都是星期一,几时先到星期五。好不容易把身体从被窝拖到工位上,还要倒数9小时下班。唉,先点开个网页看看……咦,天黑了?恰饭!人类在摸鱼上表现出空前的团结。

 

周周都是星期一,几时先到星期五。好不容易把身体从被窝拖到工位上,还要倒数9小时下班。唉,先点开个网页看看……咦,天黑了?恰饭!人类在摸鱼上表现出空前的团结。据统计,上班不摸鱼的员工在全球一万三千多家企业中占比平均不超13%,中国连平均数的一半都没达到,只有6%。摸鱼给全球企业带来了每年近一万亿美元的损失。

摸鱼总是被简单归为破坏生产的怠工行为。真的是这样吗?我们上班摸鱼,真的是因为我们越来越懒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全球摸鱼图鉴

\
北美各摸鱼项目比例一览

\
西欧各摸鱼项目比例一览

此时此刻,在全球各地的职场上有多少人在摸鱼,又是怎么摸的呢?

先来看一下北半球。北美是网络发展最早也最普及的地区,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都是摸鱼界的一哥。调查显示,尽管北美近一半的公司把一些热门网站屏蔽了,还是有平均多达89%的员工参与了摸鱼活动,52%~57%的员工每天摸鱼至少1小时。

\
北欧各摸鱼项目比例一览
\
日本各摸鱼项目比例

再来看一看欧洲。

作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英国曾是近代史上摸鱼比例最低的国家没有之一。但现如今英国人的勤勉程度在38个经济强国中仅排在第25名,每周平均42个工时,近一半的工作时间还在摸鱼。

74%的德国人承认参与过摸鱼,平均每天1~2小时,大多数在午休时间,所以以严谨勤勉著称的德国人表示自己只是在正常休息。法国则很有趣, 一小群人拼命工作,一群人完全不工作,还有一群人处于工作与罢工的叠加态,实际摸鱼率比调研要高很多。

瑞典人有近一个月的年假,无论父母都有近500天的产假,大部分人每周工作40小时且从不加班。灵活时间工作制是企业常态,但瑞典人仍然会花一小时吃早饭、喝咖啡聊天、刷脸书,为正式的开工预热。再加上午休,一天下来至少要用掉两小时摸鱼。

亚洲的网络起步较晚,基本呈现了和欧美类似的摸鱼进化趋势,尤其是网聊及购物增长极快。70%-92%的人参与摸鱼,8小时制一般摸鱼1~2小时,9小时摸3小时,12小时以上的至少6小时。

已知摸鱼最长最彻底(完全不干活)的纪录是14年,荣誉属于一名德国公务员;最受欢迎的摸鱼方式是浏览网页,查看私人邮件和社交网站;最不受欢迎的是打游戏。而最讨人厌的是成人娱乐——尽管它是本世纪初工作时段互联网70%的流量来源。

通过研究各个国家的摸鱼行为,社会学家发现,摸鱼主要分两类:表达不满的主动摸鱼与非自愿性怠工的被动摸鱼。

主动摸鱼

主动摸鱼的主要原因有二:一是对缺乏公平的爆发,二是对无价值工作的失望。

比如说团队合作中几个员工一起做题案,有些人可能完全不干活,但跟领导关系好,所以绩效也算他们的。剩下的敬业员工则需要加倍地工作,却得不到额外的报酬。长此以往,原本高产的人也会因为不满而开始摸鱼,甚至离职。

再来说更让人绝望的工作的意义。

现实与象牙塔是两个世界。接受了 5-8年的高等教育,却只能忙于在可有可无的会议上作秀的PPT。这些岗位与薪水也许匹配,但与教育水平是严重错位的。

北美摸鱼党给出的摸鱼理由,其中很大一部分觉得任务太无趣,以及自己可有可无。

更糟的是几年后,发现“工作”已是一场装腔作势的繁琐表演。印象盖过成绩,招摇盖过做事,解决问题和创造价值的初衷被边缘化。既没有能满足理想的任务,也没有体现价值的事业,只有在岗位上无聊地挨过一天又一天。当这苦难甚至无法被公平回报,就会激发破坏性的摸鱼行为,企业内耗和衰败也就此开始。

被动摸鱼——不得不摸的鱼

公平的缺失和工作的无价值感都会影响我们摸鱼的意愿,而有些鱼不论你愿不愿意,都得摸。这完全是某些工作流程或任务分配导致的空闲窗口——我们叫它被动摸鱼,即非自愿性怠工。

假设你的工作是盯着一堆显示器,每隔一阵按几个按钮并抄表,然后下班前交给上级。这份工虽没有核心熔毁的风险,但少按按钮或抄错表了也会出故障。显然你的老板既不可能强行制造麻烦,也不太可能让你离开一会儿去帮他洗车。剩下的选择只有在工位上摸鱼,比如写科幻小说。

再如设计师和策划,也许是信息时代最灵活而最受流水线思维迫害的工种之一。思考会被当作偷懒,做得快又会被反复返工,创作一大堆备选方案只因为不能闲着,于是干脆摸鱼或偷偷做别的项目。这些高产者常被迫演戏,因此就和针锋相对的低产者共同组成了摸鱼的大多数。

摸鱼≠怠工

信息时代的摸鱼与工作之间的界限已十分模糊,很难把摸鱼直接放在工作的对立面上。如今很多 “摸鱼”活动,尤其在高技术密集型产业和需要创造力想象力的行当,已经是工作的一部分,比如利用网络积累素材、与同伴交流思考、坐在办公桌前等灵感大驾光临等。

北欧的数据显示,17.71%的摸鱼其实是在用网络协助工作。

与此同时,无论社交、上网、处理私事、购物,都增加了这些人的个人满足感,并可能对职场压力有一定的缓解作用,至少它与生产力下降无关。

瑞典人热衷于通过小规模社会实验发现提高社会整体幸福感的方式。早在本世纪初,一些企业就将工作制缩短为每天六小时,另一项为期两年的六小时制社会实验也在最近落幕,员工的满意度,活力大幅提高,请假率下降,摸鱼率则有升有降,总体生产力增长远超过用工成本。

之所以产能全部提高,正是因为一些企业无法减少必然存在的空置时间,缩短的工时提升了员工的幸福感,生产力反而更高;还有些企业则不得不将同样的工作量压缩至6小时——鸡血状态的极限,生产力和压力同步上升。

最后,造成摸鱼的原因当然不止上文中提到的几点——可笑的KPI考评,优柔寡断的决策,短视逐利的资本,恶意的营销鼓吹,固化的组织结构等等。这些缺陷本身作为因,才呈现出摸鱼的果。打压摸鱼,就像靠止疼片止疼,却绝不能治愈病灶一样。而企图用长期加班和裁员弥补,无异于饮鸠止渴。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