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画家余承信

2019-05-15 09:49:49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余承信,已经年近古稀,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按理说,像他这个年纪,应该在家里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可他不是。四年前,就离开繁华的瓯北闹市,背上画具,只身上山,躲进陋室,夜以继日……

\

余承信,已经年近古稀,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按理说,像他这个年纪,应该在家里含饴弄孙,颐养天年,可他不是。四年前,就离开繁华的瓯北闹市,背上画具,只身上山,躲进陋室,夜以继日,创作出一本又一本高质量的连环画,一时声名鹊起,引起社会的广泛关注。

4月里的一天,我和几个好友一起,从瓯北出发,翻山越岭去瓯江北岸一个小山村采访他。四十分钟后,到了余承信的创作地。余承信的房子是旧式民房,十分简陋,但周围的风景独好。远眺瓯江,近观梯田,房前屋后,一片翠绿,的确是静心绘画创作的一方宝地。承信兄看见我们的到来,笑着跨步迎上,一一握手。他,高鼻,大眼,宽额,轮廓分明的脸上,显示着真诚,不胖不瘦的身材,一副黑色架子的眼镜,一尘不染的穿着,越看越不像农民,越看越像一个知性的文化人,但他又的确是农民。

生于农人家 绘画有天赋

余承信1951年出生在永嘉县瓯北镇浦西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里。父母目不识丁,父亲是个既老实又固执的农民,对承信这个独生子没抱多大的期望,只希望他早早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农民。可承信却志存高远,一心想跳出农门。

童年,他和村里大多数孩子一样,砍过柴,放过牛,干过农活,但这期间,他有两样爱好没有变,一是爱看书,二是爱画画,特别是画画,看见什么就想画什么。当时,由于家庭条件差,买不起画具,但余承信没有放弃画画的爱好,而是克服困难就地取材。绘画没有纸,他就在生产队的晒谷场上画;没有画笔,他找来树枝或滑石粉代替。一次,他到瓯江边游玩,看到上海轮船进港,回家后就按照记忆的场景在自家的板壁上画出来,还原得非常逼真。

虽然家庭条件差,但余承信天资聪颖,悟性很高,在小学里就显露出艺术的天赋,学校里出黑板报是他的“专利”,他画的英雄人物雷锋、杨子荣、刘胡兰等特别出彩,经常受到老师们的表扬。美术老师对他格外关照,除了教他如何绘画外,还送绘画的学习资料给他。有美术老师的悉心指导,加上他坚持不懈,绘画进步很快,除了在学校的黑板报上画以外,村里的宣传画也都出自他手,小小年纪,在乡间他已经小有名气。可是,老实固执的父亲对于他画画一直反对,认为这是不务正业,浪费光阴,甚至出言:“画画是不能当饭吃的,必须立即停止。”父亲的强势打压,反而激起了余承信的斗志,扬起了一生画画的理想风帆,他想花更多的时间画画读书,立志考美院,长大当画家,发誓不考美院不娶妻。这固然是年少承信的偏执之想,但破釜沉舟的勇气和决心已经表露无遗。

\

高考路渺茫 追梦却不断

1967年,余承信17岁,初中只读了两年的他,因“文革”的原因,学校停课了,他只好回家跟随父亲在生产队里劳动挣工分。学是上不成了,书也没法读了,靠读书考美院的路断了,怎么办呢?承信没有灰心,他坚信“条条道路通罗马”,没有正规的学校可上,就走自学成才的道路。白天,他跟随父亲在生产队里劳动挣工分,晚上,他躲进阁楼在煤油灯下如饥似渴地阅读美术书本,边读边想,边想边画。余承信说,在那段日子里,他最期盼老天爷下雨,越大越好,因为下雨天不用出工劳动,他可以安心地在家里读书画画。

1970年,永嘉县文化馆举办工农兵美术展览,余承信被抽调去创作美术作品。在此期间,余承信创作了宣传画《赤脚医生》。这幅作品不仅符合当时的政治形势,而且画面上的女赤脚医生栩栩如生,呼之欲出,领导和名家们赞不绝口。不久,《赤脚医生》作为永嘉县的选送作品参加温州市展览,展览后是唯一一幅刊登在《温州日报》上的永嘉作品。虽然当时没有稿酬,也没有署上作者的名字(署名是浦西大队),余承信感到无比激动和开心,因为自己的作品得到专家和社会的认可。

从此以后,余承信更加自信,决心朝着画画这条道路走下去。他渴望自己能考上美院,接受正规专业的教育。因此,他虽然在家里务农,但一直跟浙江工农兵美术大学(现中国美院)保持联系,经常给美院老师寄些自己的习作请他们点评或索取资料。同时,他坚信“文革”是暂时的,总有一天会复课,大学还会招生的。1970年一个夏日,余承信接到浙江工农兵美术大学的来信。来信说,凭他的专业水平完全可以去上美术大学,为此,校方专门分配给永嘉县一个名额,希望永嘉县能推荐他上浙江工农兵美术大学。余承信得知此消息后,心花怒放,欢天喜地,仿佛自己的一只脚已经迈进了美术大学的校门。

翌日大清早,余承信步行了20多公里,满怀欢喜地来到永嘉县招生办公室。谁知县招办负责人告诉他,今年推荐的人已经确定了,不是他余承信,而是一名退伍军人,又是共产党员,自身政治条件和家庭出身都比余承信强,因此,余承信没戏了。余承信闻言,如雷轰顶,刹那间觉得天旋地转,差一点昏迷过去。心里愤愤不平,但又无奈——读美术大学居然不考专业水平,而拼政治条件和家庭出身,在今天看来,有点荒唐,可在1972年,一切则是顺理成章的。

搁笔与重拾 时隔三十年

1972年,余承信22岁,此时,永嘉县画帘厂招工,因为余承信画画已经小有名气,所以他免试进了画帘厂。承信非常喜欢画帘厂这份工作,因为这份工作不仅解决了他的生计问题,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继续他的绘画创作道路。在此期间,他通过一同事的介绍,认识了上海著名画家李成勋先生,李先生一看承信带去的画作,眼睛一亮,觉得承信是个绘画的好苗子,除了热情鼓励指导外,还介绍承信去北京结识时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温籍著名画家孟庆江老师。孟庆江看了余承信的作品,也大为赞赏,认为承信是个难得的绘画之才,并表示愿意扶持他成长。不久,孟老师就给承信提供了第一个创作脚本——《李凤仙招亲》。余承信没有辜负孟老师的期望,圆满地完成了出版社的约稿任务。《李凤仙招亲》正式出版,承信很兴奋,因为自己在创作道路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1980年的一天,余承信到广州出差,他看到《广州日报》周末版上有刊登连环画,于是,他就动了心,回家后画了连环画《四荐贤人》,投寄给《广州日报》。不久,就在《广州日报》上刊登了,收到稿费54元。稿费寄到之日,他请工友们在小酒馆里朵颐一顿,大家开心极了。至今回忆起来,余承信心中还是满满的喜悦感。

第一次投稿成功后,余承信利用业余时间又创作出版了《小英雄林森火》。正当他要铆足劲大干一番的时候,天不遂人愿,随着电视机的普及,影像技术的快速发展,影视作品带给观众的冲击力更强,连环画也逐步失去了市场,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这样,余承信只好停止了连环画的创作,画帘厂也解散了,这一停,就是三十年。可是,他的画笔一直没有搁下,主要是从事木雕作品上的描金工作,有空余时间也到全国各地写生,转型创作山水画。

重绘连环画是30年后的2015年。一天,余承信接到孟庆江老师的电话,邀请他一起参加连环画《孙子兵法》的创作。孟老师的邀请让余承信既激动又迟疑,觉得自己毕竟30年没有画连环画了,现在重操旧业,心里没有谱。可是孟老师热情地鼓励他说:“你先画几张试试,画着画着就会有灵感的。我也是这样的。”听了孟老师这番话,余承信打消了疑虑,接受了任务。

余承信接受任务,如领军令,马上离开家庭,背上画具,躲在小山村的一个陋室里潜心创作。面对脚本,余承信反复阅读思考,如何描绘使人物更加生动,线条更加挺拔,色彩更加和谐,背景更加简洁,遇到难题不是在网上搜索,就是打电话请教孟庆江等老师。两个月里,余承信夜以继日,渴了,喝一口山水,饿了,就泡方便面吃。功夫不负有心人。当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看了承信创作的《长勺之战》的画稿后,连连说好。此时,余承信才如释重负,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接着,余承信的创作一发不可收,在不到四年的时间里,先后创作出版了《康熙大帝》《高则诚》《南怀瑾》《聊斋》等连环画。为著名作家二月河帝王小说《康熙大帝》线装书画插图。眼下又在创作南宋名相《陈傅良》的连环画。谈话间,我翻阅着桌子上一本本还散发着油墨芳香的彩色连环画,余承信日臻成熟的笔墨功力令我赞叹不已,陶醉于艺术美的享受之中,还将我带回到那难忘的童年岁月。
 

\

自强是关键 名师少不了

在一般人的眼里,好像连环画是个小人书,没有多少名堂,可是著名画家李成勋说,连环画是美术行业中的“重工业”,看着容易,画好很难。因为它有人物,有景物,又有道具,非常讲究。连环画的作者就像影视剧里的导演,人物的道具、情绪、场景都是由作者一个人独立完成。在创作中,如遇有些动态不好画,承信根据脚本的要求,自己扮演一些动态,请家人拍摄照片参考。

余承信说,现在出版的连环画与过去的连环画有很大的不同,一是大部分是彩色的,过去是黑白的,彩色的创作于作者来说,难度就大多了;二是过去印刷的都是小开本,现在是大开本,用的纸张也不一样,有的是用宣纸印的;三是过去是作为一种文化形式来消费的,而现在是作为经典来传承的,要求更高。因此,每当接到任务时,余承信总是如履薄冰,毫不马虎,尽心尽力,总想圆满地完成任务。

我想,余承信之所以以一个普通的农民能在连环画领域里登堂入室,除了天赋以外,主要是他有一种吃苦耐劳自强不息的精神。虽然他是个农民,又生不逢时,但是他不忘初心,甘于寂寞,砥砺前行,一生只做一件事,终有所获。其次,名师的扶持和提携少不了。余承信回顾自己的从艺道路,他说自己虽然没有受过正规的教育,但一路上遇到好多良师,每一步都离不开他们的指导和提携。余承信说,之所以在20岁时,就能画出《赤脚医生》参加市里展览,小学里周老师和郑老师送给他的两本美术书起了关键作用,使他掌握了描绘人物的基本功。而后,著名画家李成勋先生把他推荐给孟庆江老师,起了伯乐的作用。而孟庆江老师又像一盏明灯一样照亮着他前进的道路。特别是画彩色连环画时,色彩如何搭配像“拦路虎”一样挡在承信面前,当时他头脑里是一片空白,不知所措,在这关键时刻,孟老师把他叫去,当面悉心指导他色彩搭配的技法,使他豁然开朗,很快掌握了彩色用笔和色彩搭配的技法。因此,每当余承信回忆起此事,总是动情地说:“如果没有孟老师等人的指导和提携,就没有我阿信的今天。”

如今,余承信虽然已经年近古稀,但信心满满,精神矍铄,决心继续在这幽静的小山村里,一边赏景,一边创作,用那潇洒的画笔勾画自己的独特水墨世界,过着与常人不同的晚年。

余哲春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