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诞电影大师也拍不出这样的“流浪大师”

2019-04-01 09:58:25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沈巍,上海人,今年52岁,十年前开始流浪拾荒。当时的他一定想不到十年后,自己竟然会以一种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走红——因为热爱读书、出口成章,他被奉为“流浪大师”,举着手机的人们蜂拥而至,他成了抖音和快手上的“顶级流量”……

\
装呆鱼 摄
\

 

沈巍,上海人,今年52岁,十年前开始流浪拾荒。当时的他一定想不到十年后,自己竟然会以一种如此匪夷所思的方式走红——因为热爱读书、出口成章,他被奉为“流浪大师”,举着手机的人们蜂拥而至,他成了抖音和快手上的“顶级流量”,备受追捧,也备受打扰。

3月22日,每日人物的作者来到上海,在沈巍日常生活的地方用文字、照片和视频记录了这里发生的种种——在这里,你不会觉得手机是人的附属品,只会觉得眼前举着手机的,是几百个没有灵魂的人形手机支架。

“争宠”

3月22日 10:00

下过雨的上海在这一天气温骤降,但此时,沈巍栖身的店铺外,围观的人数已经过百。

他们把手机贴在玻璃门上。画面里,沈巍蒙着被子背对镜头看不到脸;画面外,各种直播的声音此起彼伏。“你们看,大师正在睡觉,他太累了,为了我们国家的垃圾分类事业作出这么大贡献,大家点点小红心给他支持!”

在这里,人以圈分,扑在玻璃门上的是内圈,外圈是来晚了的,但他们并不急躁,非常有耐心地站在远处聊天等“大师”现身。走近一听,他们聊天的内容像一场“争宠大赛”,攀比着为了来见“大师”,谁付出的更多,谁更忠心。

一个小伙子说自己开了18个小时的车从四川赶来,在附近五星级酒店开好了房间,想邀请沈巍去享受享受,而他更长远的目标是和“大师”签约,带他去成都:“去了成都我肯定不会让他住酒店,我住哪里他就住哪里。”旁边人起哄说他房子再好“大师”也未必愿意住,他灵机一动:“那他想住山洞我也去给他挖一个。”

有人说自己从新疆坐了40多个小时的火车赶来,只为劝沈巍回归正常的生活。此刻,他还没有见到沈巍,但这并不妨碍他只要逮到一个直播中的手机,就可以立刻直视镜头开始自己激情澎湃的演讲。

这项竞技的绝对赢家是下图中这位穿着中东服装戴蛤蟆墨镜的男子,自称是从迪拜赶来的,要和沈大师请教垃圾分类的方法。

抖音和快手的平台上,围观这场攀比的人们也大多抱着“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心态,还有人为此感到欣慰,“中国还是很棒的,不再崇拜明星了,终于崇拜满腹经纶的人了。”但也有人还保持着平静,在评论区写道:“真是无利不起早啊!”

这一天的上海实在太冷了,室外温度只有几摄氏度,站久了人们会不自觉跺脚吸鼻子。眼看沈巍还是不露面,等待的人渐渐不耐烦了,对着门里大喊:“流浪大师,该起床了!”“大师快出来!”每喊一声,都会在人群中引发一阵骚动。

上午11点半左右,沈巍终于推门出来,随即被上百台手机包围,距离最近的几乎直接怼到他脸上。他说感谢大家的关注,但是希望大家注意安全,不要扰民,尽早散了。无论他说什么,只要出现一个停顿的气口,周围人就会大声叫好和鼓掌,狂热的程度并不输于当下流量明星的粉丝。

露面不到一分钟,眼看场面要失控,沈巍只好再次退回到玻璃门里。但主角的缺席并不影响各路网红在几百台手机面前自嗨。

一位戴着黄色假发,穿一身白衣的小哥在网上叫“黄毛”,他时而朝着沈巍睡觉的方向跪拜说要向他学习,时而高呼要和沈巍pk上头条,想不出名目时,干脆直接吱哇乱叫手舞足蹈。

面对此情此景,一般人或许会不以为意,毕竟,地铁站门口的假乞丐尚且要拉二胡唱《感恩的心》靠才艺说话,这种低级的博眼球谁会看呢?可事实是,只要“黄毛”发出响动,上百号人就会立刻蜂拥过去将他团团围住,一次又一次,屡试不爽。一位举着手机的大哥边跑边说:“在这里,要想红,先成魔。”

开始围观

3月22日 6:00

往常的这个时间,沈巍应该刚刚吃过早饭,准备找地方去睡觉,他通常在半夜出门捡垃圾,早晨回来休息。但此刻,他只能栖身在一个暂时废弃的店铺里,迎来送往一拨又一拨举着手机叫他“大师”的人。

这是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中环的一片居民区,沈巍是这里的老熟人——隔壁快餐店老板称呼他“老沈”,说老沈在这一带流浪六七年了。快递员也都认识他,常看到他在地铁站里看书,还拿个本子做笔记,“字写得很好”。

2018年底,有附近的居民偶然发现他思路清晰出口成章,就把和他对话的视频发上了抖音。

视频里,他对《左传》《尚书》的内容信手拈来,引经据典、针砭时弊,谈起自己的过往和境遇时说:“善始者众,善终者寡”。由于流浪汉的形象和流利得体的谈吐形成了巨大反差,沈巍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有人甚至发出感慨:“小丑在殿堂,大师在流浪。”

最初,他只是存在于抖音和快手的短视频中,大约一周前,有人拍视频时拍到了附近店面的门牌号,微商、直播网红、普通拍客们蜂拥而至。在拍视频的同时,这些举着手机的人还不忘为沈巍加工甚至编纂离奇的身世——毕业于复旦大学,原本是体面的公务员,妻儿车祸去世后看破红尘。

沈巍越来越红。视频中,无论他说什么,下面都有人评论:“长发气度不凡,眼睛有神,谈吐高雅,这才是真正的大师!”3月20日,包括“红星新闻”在内的多家媒体报道了沈巍的过往——上海人,今年52岁,未婚,1986年大学毕业后进入上海某区审计局工作,1993年病休回家。因为捡垃圾与家人发生不可弥合的冲突,2009年前后开始流浪的拾荒生活。

病休的26年来,沈巍一直有工资。2012年父亲临终前,他去见了最后一面,两年后,还去参加了外婆的追悼会。如今,他的母亲、弟弟、妹妹还生活在上海,只是他们彼此之间早已断绝了关系。

面对媒体的采访,沈巍说,他并不觉得捡垃圾是丢人的事情,如今的境遇也不是因为受了什么刺激,“是由我的理念和价值观决定的。”对于走红,他说这是“不虞之誉”,也知道“这并不能改变我的命运”,对于现在的生活,他说:“我手机里存着甘地的照片,我特别崇拜他,我愿意主动过苦行僧的生活,我不标榜,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

媒体的报道之后,沈巍也从此前“凄惨落魄的知识分子”进化成了“追求自由的隐士大师”,举着手机来找他的人一天比一天多。只要沈巍出现,他们便会将他团团围住,人群中,有人高喊着“沈先生是个爱学习的人,大家不要打扰一个爱学习的书生”,然后将手机伸到沈巍的面前。因为担心周围居民受到打扰,沈巍会出现劝大家离开,拍摄者们嘴上吼着“好”,但是却没有人挪腿,僵持了一会,沈巍只好自己走了。

流量

3月22日 19:00

这是沈巍流浪十年从未见到过的场面——因为围观的人太多,为了维持秩序防止踩踏,当地公安出动,把沈巍暂住的店铺用警戒线围了起来,警戒线外,还多加了一圈塑料布和三合板拼成的围栏,有一米多高。

在人群狂欢自嗨了整整一天后,当事人与围观者终于被警戒线和围栏隔开。拍客们只能退到距离玻璃门四五米远的地方,将手机画面拉到最大也拍不到沈巍本人了。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但众人仍在观望,舍不得走。附近的居民又成了大家捕捉的对象,一位过路的老奶奶被拦住采访,二三十个人围着她站了三圈,向她打探沈巍家里的情况,老奶奶没见过这种场面,回答得并不流利,拍客们见状干脆不让她说了,直接对着屏幕大喊:“大家看啊,这是大师身边的网红奶奶,大家支持正能量,关注网红奶奶!”

天渐渐黑下来,隔壁的水果店老板开始在门外支起了炒饭摊,白天,他们店门口被堵得严严实实,生意受到不小的影响,必须靠晚上补贴回来一点。炒饭十块钱一份,但围绕在炒饭摊周围的却是一个个“传说”。

被传得最多的一则“神话”是,在大家都不知道沈巍在哪里的时候,附近店铺里的装修工人拍下了他的大量金句,短短几天就在抖音上拥有了十几万粉丝,由此接到的广告订单已经排到了三年以后。这则传闻已经不可考证,但我找到了沈先生发现者的抖音账号,尽管当时的作品都已被他删除,但还是留下80多万粉丝。

在现场,一个住在附近的男子开了个抖音账号叫“大师的邻居(化名)”,专发沈巍的日常,三天一共发了26则视频,据他说播放量已经几百万,于是自豪地逢人就展示自己的主页。

还有一位纯路人,随手拍了一段视频发上了抖音,配了一段话:“从这边路过,看这群人好像是拍一个什么流浪大师的,听说很火,大师的垃圾车也在这里,你们说我要不要拉走给卖掉?”这则视频为他收获了超过两千个点赞,而他平时发布的视频最多的点赞数不过20个。

流量的时代,哪里有流量,哪里就有利益。

卖煎饼果子的流动摊位听说这里热闹,也蹬着三轮车来了,摊主是个20岁左右的年轻小伙,一边干活一边和大家聊天。几个网红拍客大口啃着煎饼,还不忘帮小伙出谋划策,建议他晚上回去注册个快手号,明天在三轮车上拉个横幅,写上“大师最爱的煎饼”,生意直播两开花。

这一晚,“师娘”开了直播,观看人数数万——她开通抖音账号3天、更新短视频6条,粉丝数已经突破了40多万。

警戒线会终止这场狂欢吗?炒饭摊老板一边颠勺一边预言,明天星期六,人会比今天只多不少。

狂欢

3月23日-25日

3月23日11点,事实证明,炒饭摊老板是对的——警戒线还在,围观的人还在,开着摄像头的手机也还在。

这一天上午,沈巍没有现身,但这场狂欢已经完全演变成了一场与他无关的大型作妖现场。警戒线外的人们,正在用毫无技术含量,但却极其需要胆量和脸皮厚度的方式争取着关注与流量。

3月24日,周日,人们果然来得更早、更多,闹得也更凶,人数也达到了围观“流浪大师”这些天以来的峰值。

3月25日,周一,依然有人早早跑来,准备新一天的围观或者狂欢,只是,沈巍已经决定不再给他们这个机会——塑料布围栏旁,竖着一块牌子,牌子上用黑笔写着五个大字:先生已离开。

来源:每日人物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