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文35年扎根基层初心未改

2018-12-07 10:18:42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我没办过什么大案要案,做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你们还是多去关注年轻人吧!”12月3日,面对记者的来访,洪殿派出所民警何文一个劲地推辞……

\
即将脱下穿了一辈子的警服,何文的心情有些复杂。蒋文广 摄
 

☉商报记者 徐再杰 黄文盈 通讯员 李妍妍

“我没办过什么大案要案,做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事,你们还是多去关注年轻人吧!”12月3日,面对记者的来访,洪殿派出所民警何文一个劲地推辞。

入警35年,何文绝大部分时间是在基层工作。上个月,年满60周岁的他值完最后一个班,等待退休手续的批复。即将脱下穿了一辈子的警服,何文的心情有些复杂,欣喜的是,辛苦这么多年终于可以卸下重担,但不舍的是,那些没日没夜却无怨无悔的岁月。

扎根基层如鱼得水

1983年,从部队退伍回来的何文通过考试进入警队。他的职业生涯主要在海坦、洪殿、南浦这三个派出所度过。

何文的第一个岗位是社区民警。据他回忆,那时候偷盗警情较少,但打群架的情况比较多。作为社区民警,他要挨家挨户去走访,尽量把一些矛盾纠纷提早化解。按他的话说,“防一个案件总比发一个案件好”。

早年,公安的办案条件比较艰苦,一个分局才配备一辆三轮摩托车。何文回忆说,他和同事坐摩托车把嫌疑人送去看守所后,车子马上要派作他用,因此回程都要走1个多小时。不过,那时候大家都非常敬业,“抓了一个小偷,没审出来,是不回家的”。

何文说,在工作上,他并不是最突出的那一个,更多的是做些鸡毛蒜皮的事。因此,“我每到一个地方似乎总会被‘遗忘’,一待就待上很长的时间,可以说是碌碌无为吧!”

听何文这么说,边上的同事忍不住插话,“您这是过于谦虚了,用碌碌有为更贴切。”

事实上,何文的工作成绩是有目共睹的。他也因此从民警走上领导岗位,先后担任洪殿、南浦派出所指导员,鹿城公安分局纪委监察室副主任。

老骥伏枥不言闲

2014年,56岁的何文退出领导岗位。按照资历,他完全可以选择一个相对轻松的岗位。但是,习惯了基层工作的他,毅然选择到洪殿派出所当一名接处警民警。

该所教导员陈辉说,洪殿所地处老城区,在“大拆大整”开展之前,辖区出租房和外来人口众多,警情也比较多。何文来到所里之后,和年轻民警一样进行日常值班备勤,“他的工作时间是上午8点半到晚上10点,每天平均出警10余次,可以说是非常辛苦,但他从来没有怨言,并无私地把自己的工作经验分享给所里的年轻民警。”

对于工作,何文是这样理解的,“派出所就是一个服务群众的窗口,虽然接到的警情或求助五花八门,有的并不属于警察的职责范围,但我们必须做到有警必接、有警必出,不能坐视不理。”

他分享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事例。一个女孩跟男朋友分手,要回男子的住处收拾东西。因为担心会被报复,便打电话报警求助。接警后,何文二话没说就过去了。到了那里,发现男方的情绪并没有很激动,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一直站在几米外的地方守着。让何文哭笑不得的是,那个女孩什么东西都想拿走,足足整理了两个小时,而他也守了两个小时。

何文的这种扎实的工作作风不仅受到同事好评,更受到群众的点赞。陈辉说,何文在洪殿所接处警以来共计接警1751条,满意率达100%,“这是很难做到的”。

令人尊敬的“万金油”

自打来到洪殿派出所,何文就给自己一个明确的定位,那就是万金油,哪里需要点哪里。

何文说,洪殿所只有20来位民警,其中还包括几名重病号,日常工作人手非常紧张。因此,“一些不太重要的活动和会议,我会去顶一下,有到外地出差我也尽量去,这样至少能给所里腾出一名精干警力,让他去办其他案件。”

陈辉告诉记者,到外地办案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特别是押解嫌犯时,往往是不过夜的,连续工作几十个小时是常态。因为何文的工作经验丰富,所里的年轻民警特别喜欢和他一起出差。有时候凌晨两三点接到紧急任务,他也毫无怨言。就在上个月,何文主动请缨,配合刑侦大队到山西省偏远地区抓捕逃犯。成功抓获犯罪嫌疑人之后,为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何文决定当晚连夜回温,经过12个小时的绿皮火车颠簸,中途又换乘高铁,直到将嫌疑人带入看守所,他才松了口气。

退休前最后一周,因为户籍窗口民警年休,何文又主动顶班,坚守在办证大厅岗位,耐心接待群众,细致办理窗口户籍工作,站好从警生涯的最后一班岗。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