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章光与他的“顶”上财富

2018-11-09 10:00:11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2018年10月28日,乐清市象阳镇章光101大楼举办了一场宴会,300多人到会,章光101创始人赵章光喜迎75周岁大寿。作为中国毛发再生行业的奠基人和开创者,赵章光曾经演绎了无数令人瞩目的奇迹。

\
赵章光 1943年出生于乐清,章光101控股集团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
\
1987年,赵章光在第36届布鲁塞尔尤尔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上获“一级骑士”勋章。
\
1991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鹏亲手将“尊师重教,振兴中华”的奖杯授予赵章光。

\
章光101系列产品。
 

☉商报记者 施世潮

2018年10月28日,乐清市象阳镇章光101大楼举办了一场宴会,300多人到会,章光101创始人赵章光喜迎75周岁大寿。作为中国毛发再生行业的奠基人和开创者,赵章光曾经演绎了无数令人瞩目的奇迹。1988年,美国《财富》杂志评选中国50名富翁,他以“红色大亨”位列第八,而他所创办的章光101纳税额更是在当年占据了北京市朝阳区纳税收入的1/3,他神话般的传奇经历,都与“顶”上财富有关。

今年7月初和10月28日,赵章光两次接受本报记者专访,口述四十多年欢笑伴随着泪水的创业历程,刚过75周岁生日的老人说:我的中年刚刚开始。

\
图一

第101个处方

在乐清白象和乐成之间,绵延的雁荡山的余脉上,有一座叫泥垟的小山村,农民赵典睦在37岁生日时,生下了第一个男孩。这晚来的孩子,初中没毕业就辍学,插秧、割稻、摸鱼、砍柴,什么活都干过,他在业余捣鼓着各种中草药,从赤脚大夫成长为东方魔水101的发明者。

我出生于1943年,我的父亲赵典睦,小时候,他去地主家做长工,那家地主就是当地的医生,耳濡目染,加上父亲自己懂一些中草药,农村里经常有虫叮蛇咬、拉肚子、便秘,用了父亲的草药后,就好了。父亲看病不收钱,病人事后会送鸡蛋等农产品作为感谢。农村人去田里拔草,经常会有皮炎,痒得不得了,但草药捣碎湿敷就好了,看到病人开心,我们都很开心。父亲有一本《浙南草本》,我都翻烂了,夏枯草、何首乌、紫苏、白山蓼,雁荡山一带的草药我了如指掌。

那时候大家都穷,我初中未毕业就辍学了,在大队里做了会计,不久我辞掉了会计,当了赤脚医生。我的爱人林微云在象阳带领一批妇女做些绣花活,一天可以赚几毛钱,我大女儿赵胜霞7岁时就会绣花,她下面还有两个妹妹和两个弟弟,都在乐清读书,被子都不够盖,家境很困难,但一天天也就过去了。

我治皮肤病效果好,比如农村里的疥疮,有人当湿疹就治不好,其实很简单,硫磺、西亚酸加凡士林,一抹就好。我的名气很大,名声都传到温州地区。

1968年的一天,有一个姑娘叫陈海英,她爸爸妈妈叫我救救孩子的命,姑娘摘下帽子,秃头了。他们说,女儿去上海也看过,头发长不出来,想投江自杀。我是看皮肤病的,不是看脱发的。但对方说脱发也是皮肤病范畴,你就试一试,我们都相信你。最后,我们达成口头协议:你出头,我出药。这样一试就是几年,有些药我还在自己身上试,我身上到处是红肿。皮囊萎缩退化,需要刺激性的药帮助恢复生长,我的配方里有人参、当归、黄芪、辣椒、生姜等,但刺激的量很重要,不能多也不能少,每个人都不一样。有些病人出现了痒、痛、过敏等现象,这是药物在起作用,因为我在自己身上试过。到了1974年,已经有68例脱发病人治疗好了,都是免费治疗。通过6年的临床试验,第一批人头发长出来了,前前后后有很多处方,到101个处方时,我觉得成熟了,药效稳定且没有明显副作用。我把这个药水命名为“101生发酊”。

(1983年11月22日,潘国钧、丁新民在《浙江工人报》刊发报道称,自1975年以来,赵章光医好的脱发病人700余名。)见图一


门诊部两次关门

一个乡村赤脚大夫,让科班出身的正规医生颜面扫地,“门诊部”在当地被封,他幸运地得到了开明领导的支持,度过最艰难的岁月。

“101生发酊”发明后,过来看病的人越来越多。赤脚医能治秃的消息也越传越远,这引起了“正规军”的怀疑,一个江湖郎中,就是卖假药的。乐清县卫生局也觉得不可能,是骗人的。1974年,我的门诊部被封了,但还是有病人过来拿药,我就叫他们去卫生局。

有人告状到新任的乐清县委书记吴正平那里,说我非法行医,行骗全国。有一天,有人通知我去县委大院走一趟,我就带了一个帆布袋,装满了各地患者写给我的感谢信和治疗前后的照片,还特地叫上治疗有效果的一位杭州姑娘同去。我给吴正平书记看了各地感谢信,那位杭州姑娘也现身说法,亲自给书记看刚长出来的头发,人证物证都有。

唉,人这辈子,什么东西都有机遇。如果没有吴正平书记,我行医生涯可能早早就结束了。吴正平书记在温州有个朋友的侄女脱发,他叫人来我这里拿了5瓶药,两个多月后,那个姑娘头发也长出来了。

我还认识了乐清卫生局一个姓洪的大夫,他建议我去考试,并推荐给我《浙江医学杂志》,我就经常看,有些都能背,虽然文化程度一般,但我考试都考得很好。

上世纪80年代,章光101在温州开了两个门诊部,望江路、西角。我在鹿城办理的个体行医证也因为被举报被吊销。1983年,我大女儿正在考大学时,我正好碰到《浙江工人报》记者潘国钧在采访乐清市文化局戴局长,就邀请潘记者来我家门诊部。他看到大榕树下有很多人等着我,就说,我们报社有个同志丁新民脱发六年,就是治不好,你要是治好了,我就给你报道。五个月后,报社同志长出了头发,《浙江工人报》刊发了潘国钧、丁新民的图文报道《治疗脱发有妙方》,文章登出来后,轰动全省,家里门诊部来的人更多了,北面来的人更多。我也被邀请去杭州巡诊,地点就在杭州的保俶路,报社楼下。但不久也被人举报,说我没有行医资格证。

(1984年4月4日,《浙南日报》1版刊登了一条149字的报道《个体医师赵章光聘请私人秘书》:赵医师对治疗脱发症有丰富的经验,各地患者纷纷来信求医,其间有一天就收到一百五十七封信。他本人忙不过来,就聘请了本村社员赵典程作私人秘书,负责处理来往信件,寄发药品。赵章光每月付给秘书六十元工资。注:赵典程应为赵典澄,现已去世)
 

\
见图二

挺进“中原”,北京挖人

个体行医资格证被吊销,多次的打击并没有让赵章光趴下。爱好看报的赵章光与郑州管城区接上了线。新华社等媒体的报道,也让他受到北京方面的关注,他开始了波澜壮阔的致富传奇。

大概是1984年,我这人爱学习、爱读报,我在浙江日报看到一个防秃洗发水紫罗兰的广告,一个防秃,一个生发,如果结合起来不是很好吗?我就按广告上的地址河南郑州亚美商店寄信,后来对方回信了。叫我寄样品给他,临床用一下。我寄了50瓶玻璃瓶,又写了一封信,意思是如果三个月不见效,就全部退款,50瓶药水寄到河南,在路上打碎了大部分,最后只剩下5瓶,这5瓶在三个人头上用,三个人都长出头发来。

那时,河南改革开放已经开始,经郑州亚美商店和向阳人民医院徐树堂牵头,这事报到了管城区卫生局局长呼育华那里,也惊动了管城区的书记、区长。河南特地派了两个人到我家,带着聘请证书,让我去郑州合作开医院。我带着病人给我写的感谢信和3万元积蓄就去了郑州,一去,《河南科技报》还登了治秃专家赵章光来郑的消息。来看病的人好多,住院一批、出院一批。

在郑州坐诊非常红火,人民日报社驻河南记者站、新华社河南分社,都离向阳人民医院不远,我想能不能叫他们宣传一下。结果,新华社河南分社发稿后,人民日报、报刊文摘、参考消息、中新社都进行了报道,温州日报就更多了,有个叫水寿杰的,你认识不?

这些报道引起了北京民政局的关注,民政局北京民政工业公司旗下有“大宝生发灵”,但一直不温不火,北京民政局三顾茅庐到郑州,是北京民政工业公司副总卢信峰跟我联系,叫我去北京办厂,但我在河南已经有协议,管城区不想让我走,最后是赔了郑州70万元的违约金,这段故事很长,我就不讲了。1987年4月17日,北京门诊部开业,不但中国人来,外国人都来,太多人了,我不会理财,那时候钱多一房子都放不下。

(1988年4月28日,《人民日报》以《“101”毛发再生精饮誉日内瓦 赵章光捧回奥斯卡发明奖杯》为题进行报道,该文章称,仅仅一年零九天,“101”就使毛发再生精厂成为北京市民政系统的创利、创汇首户。仅当年第一季度,就创利736万元,出口“101”20万瓶,创汇200万美元。)

\
图三
 

轰动日本,国礼相送

在中国商业史上,几乎没有一种产品能像101一样,在西方发达国家形成抢购狂潮,造就了中国一批亿万富翁。在改革开放40年的历程中,十大富翁大多雨打风吹去,只有赵章光在四十年后,还在满怀信心地二次创业。

邓小平同志很注重改革开放和宣传,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我如果没去河南、没去北京,结果就不一样,实事求是地讲,改革开放有益于我,救了我。我跟你讲一下怎么轰动日本。我曾去日本考察,在东京医科大学认识了一个脱发的美地子小姐,后来我给她寄了药,1987年,美地子小姐特地到中国感谢我,这个事情被日本富士电视台报道了7分钟,中国魔水101和它的发明人赵章光的故事,轰动了日本,很多留学日本的学生都加入倒卖101,一瓶出口价为2000日元的,以几倍几十倍的价格出手,最高达到了4万日元,卖两三瓶101,就是中国留学生在日本半年的生活费。那段时间,工厂和门诊部都挤爆了,最后批条子。同时,北京出现了从日本来的“生发旅行团”“毛发再生观光团”等,京城当时流行一句话:“登长城、吃烤鸭、治秃子”。101也造就了一批富豪,包括后来大名鼎鼎的北京首富李晓华、上海首富周正毅和毛玉萍夫妇、地产大亨刘长明、凤凰台的刘长乐等。

1988年,日本前首相竹下登访问中国,承诺向中国提供政府贷款。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王光英看到竹下登有局部脱发,推荐用中药,就让当时的卫生部部长陈敏章寻找治疗脱发的中药,当时,我在北京有名气,北京市民政局工业总公司给陈敏章送过去10瓶“101”,并作为国礼送给日本首相。5个月后,有人跟我说日本《读卖新闻》登了一个报道,说首相在中国花钱,值得,因为长出了头发。

(1988年9月1日,《参考消息》转《印度尼西亚时报》报道:101毛发再生精远销19个国家和地区。)见图三
 

\
北京市毛发再生精厂。

 入住钓鱼台国宾馆

入住北京钓鱼台国宾馆,针对这段神秘的旅程,赵章光并没有太多透露,只有一张张与国家领导人合影的照片见证着历史。1991年9月,国务院总理李鹏亲手将“尊师重教,振兴中华”的奖杯授予赵章光。1993年,赵章光当选为第八届人国人大代表。

人出名后,1988年初,有很多小美女跟着我,其中有一个叫千代美幸子的日本姑娘就引诱我,让我带着配方去日本。后来我才明白她是日本假发生产商的商业间谍。国安局的人后来偷偷保护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后来,国安局跟民政局领导打了招呼,让我住到更安全的地方。

接我的车到了北京一个古扑的园林,就是钓鱼台国宾馆,住在编号为“6 ”的别墅三楼,我在里面做了一段头发保健医生。在里面,我静下心来写了101组方依据的论文,我从《内经》《灵枢》(经脉篇)、《医学入门》(明代李延)等找到理论依据,核心意思是脱发病因,大多离不开“血”字,“发为血之余”,血盛毛发密,血衰毛发枯槁。101的成功实际是中草药的成功。 

(1990年6月22日,《人民日报》以《“101”属于中国,服务全人类——赵章光谈“101”系列产品在国外》,该文章称,“101”巴黎有限公司开业后,很快销售了2500瓶系列产品,价值62.5万法郎。)

101三重危机

仿佛一夜之间跌入冰点,在产品脱销的巅峰,危机潜伏着。假冒伪劣、内部恶性竞争、致癌风波,几乎每一条都可以让一个企业遭遇覆灭之灾。但赵章光挺过来了,这也算一个奇迹。

说来话长,一路走来,泪水和笑声伴随在一起。在101最盛时,大量假冒101的产品出来了,什么正标101、朱氏101,都出来,有些人干脆用酒精配红汞,当然没效果,牌子被砸了。

最好的时候是1987、1988、1989年,1990年开始走下坡路,媒体的热情也过去了。我是个发明家,企业管理以前没那么重视,北京、郑州、乐清三个工厂,由于历史原因,也出现各自为政,相互争夺客户,相互压价的现象,全国3000多家网点的专业人员配备也没有跟上,这些渠道也产生大量的应收款。

销售形势好的时候掩盖了这些问题,但走下坡路时危机就爆发了。乐清销售额从一年5000万元掉到500万元,前几个月还在抢的产品,马上面临大量库存问题。

我提议在北京成立总公司和国际部,协调三地工厂的生产、销售和品牌管理,以及对外出口业务,但是,惯性下滑仍在继续。我又提出三个意见,一是建专卖店,二是在各省设公司派出机构——办事处。三是建专家队伍。那时候,专卖只有糖烟酒能做,很多人认为我异想天开,一个生发水能建专卖店?

1995年,我让大儿子赵旭亮去杭州,开了专卖店,生意很快起来。四川第一家专卖店也很成功,开店的叫张雅萍,后来她致富移民去了美国。

专家队伍后来成为北京市101毛发研究院的基础,是2001年6月,经北京市科委和北京市民政局批准成立的,研究院有50多个专家。

1996年年底。101公司在成都召开了年终总结大会,我又提出了“大规模铺点,小规模经营”的发展战略,由合作模式逐渐转到了直销加盟的模式,这种模式一直沿用至今。

但是,另一种的危机也在潜伏。国家对药品成分的要求也在改变,当时广东在查苯二胺成分,说是致癌物,不能用,我的配方里有斑蝥、何首乌,有二十多种成分,有些成分昨天还能用,今天不可以用了,昨天是合格的,今天就不合格。于是,就有竞争对手举报101有问题,我只能重新从全国12800种中草药中筛选类似功效的草药,打个比方说,粳米不能用了,我改为大米,小麦不能用我改为大麦。产品安全性能提高了,但效果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何首乌,我们中国人用了几千年,你说这个到底有没有毒?少量用会不会对身体有影响?这需要我重新思考。

小规模经营遭遇新挑战

随着电商时代的到来和人力成本的提升,赵章光推崇的“大规模铺点,小规模经营”理念,遭遇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街头小店的形象早已不符合现代的消费理念,101何去何从?

我打造了连锁帝国,现在网络发展了,但我还是觉得连锁店好,店里有咨询师,由专人培训,可以直接察看病人属于什么类型脱发,适合用什么药,是精神皮炎还是毛囊炎,是全秃还是半秃。这个网络很难替代,到店里的人,90%都会去买。

我们也有淘宝,还有天猫旗舰店,但都是引流到店里,线上线下结合。店在哪里,就近使用,用户也很方便,网络冲击也是有的,不过没有那么大。但现在店面成本、人力成本都在提高,专卖店有些缩水也正常,现在全国还有1500多家店,10000多员工,原来的小店模式要改造,一个小店,破破烂烂,形象不好的话,人家也不信任,档次高,环境好,人们才会去,这也是消费体验,我们要提升。过去办事处费用达销售额的23%,今年要下来,最多不会超过15%。

今年浙江省计划开一百家店,如果每个店销售100万,就多一个亿。30年前第一批老员工、第一批大功臣,101起家时跟着我干的,现在都80多岁了,都是老英雄,我对他们有感情,明天请他们喝酒。

没有不好的市场,只有不好的经营者。你学会经营艺术,有一本书叫《一切皆有可能》,你要把书看透。我有个27字的销售秘诀,所有的店都要执行:要遍地开花,同时结果;要大船出海,不要蜻蜓点水;加量不加价,不等不靠。这里有奥秘,今天北京专家来了很热闹、张灯结彩,但你不能等专家,要天天热闹。你做企业,做服务行业,你要宣传,不宣传谁知道,一次没效果,多了,效果就出来了。

有些同行业翻来覆去,骗人家的,三五年就完了,我想到的是首先店家赚钱,企业才能发展。我们的主业是做生发,如果不专业、不专注,就会什么都做不好,有很多人叫我投资,我都没有参与,章光101再做50年没问题。

“移情”红豆杉

在江西庐山威家镇九星村,赵章光种植了1300多亩、65万株的红豆杉。2008年3月,章光101红豆杉基地被江西九江市政府推荐为招商示范企业。赵章光带着记者,一路走了半个多小时,去看象阳镇上他种植的红豆杉,从乡镇公园到田园路边,到处看到红豆杉,像看自己的孩子。半辈子痴迷脱发研究的赵章光,怎么移情别恋红豆杉?

你睡眠好不好?家里有没有人失眠?我这里有红豆杉枕头,专门治疗失眠。

我注意到红豆杉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杂志上看到说美国西部有个小镇,有2000多人,以长寿著称,人均寿命90多岁。据说这镇上有一大批红豆杉,我就收集资料,发现红豆杉提取的紫杉醇是抗癌药物,红豆杉林会散发出芳香成分——金松双黄酮,可促进人平复情绪。中医早就有闻香疗法,华佗和李时珍都有“闻香祛病”的说法。后来,我就飞到这个西雅图和洛杉矶之间的小镇,考察后更坚定我引种红豆杉的想法。

很多人反对我,他们考虑这个投资大,见效慢。俗话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但我觉得有益的事就要去做,不是首先考虑赚钱。由于气候等因素,我发现南方比较适合红豆杉种植,所以选择了庐山。

我委托中国中医科学院植物药物研究所,及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院,经过两年多的研究,我们生产了保健养生产品——章光101红豆杉“降压清脑好睡枕”产品,而且这对治疗脱发也有好处,很多人脱发是因为压力太大,睡眠不好引起的,充足的睡眠可以加强血液循环,为皮肤和毛发提供营养。

有了红豆杉,我们都可以长寿。我有五个孩子,十个孙子孙女,一家人都很幸福,前几天,温州刚刚给我发了“模范家庭”的牌子。我父亲活了102岁,我今年75岁,我想,我的中年刚刚开始。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