缉毒队长“日夜颠倒”的生活

2018-06-13 09:36:58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6月10日,记者见到林鹏达时,他刚从医院复检回来。2007年进入公安队伍,林鹏达干过重案、缉毒,经常过着日夜颠倒、通宵加班的生活。11年的作息紊乱,身体提出了最严重的抗议——转氨酶升至2000多——急性肝炎……

\
缉毒警察林鹏达。蒋文广 摄
 

☉商报记者 项锐 通讯员 李妍妍

6月10日,记者见到林鹏达时,他刚从医院复检回来。2007年进入公安队伍,林鹏达干过重案、缉毒,经常过着日夜颠倒、通宵加班的生活。11年的作息紊乱,身体提出了最严重的抗议——转氨酶升至2000多——急性肝炎。4月25日入院治疗至今,这是鹿城公安分局禁毒大队二中队长林鹏达脱离工作时间最长的一次。

长期熬夜“熬”出急性肝炎

4月初,林鹏达感觉身体出现了问题,厌食、易疲倦、嗜睡还有低烧。“体温一直是36.7℃、36.6℃这样子,夜里还盗冷汗,也去社区医院看过,一直以为是感冒。”林鹏达没有在意,跟以前一样,吃着三九感冒冲剂和泰诺,以为过几天就好了。

不过低烧一直不退,此时又值“夏季攻势”专项行动期间。作为中队长的林鹏达不可能因为“感冒”就请假在家。与正常人的作息相反,涉毒者常过着昼伏夜出的生活,缉毒也得循着这个作息来。蹲点七八个小时、布控守候到凌晨……据了解,在专项行动开始后的短短15天时间里,禁毒大队二中队破获贩毒案件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8名,查处吸毒人员2名。

夜以继日的加班下,饮食也开始出现问题。“后来已经没办法吃饭,只能强迫自己咽下。”林鹏达说。

最终林鹏达在家人强迫下,住院做了个全面检查。只待了一天,林鹏达就受不了了:“躺在床上无所事事。”第二天,他问医生能不能先回去上班,因为“请假是一件很难为情的事情”。

医生眼睛一瞪:“你还想去上班,知不知道转氨酶已升至2000多了!”林鹏达不懂专业的医学术语,但是他听明白了医生后面的话:“你这是急性肝炎,是因为长期熬夜,体质变差,病毒入侵,肝细胞大量死亡,不及时治疗,有肝衰竭危及生命的危险,必须住院!”

最“怕”夜里电话铃响

熬夜对林鹏达来说是家常便饭。2007年,林鹏达从浙江警察学院毕业,进入鹿城分局刑侦大队重案中队,从此时间便不是自己的了,特别是晚上。

“命案很多时候都发生在晚上。”林鹏达说,他们的手机必须24小时开机,并且不能静音。电话时常在深夜或凌晨,在林鹏达熟睡的时候响起。“久而久之,白天一听到电话铃声,都心惊肉跳。”林鹏达说。

一个电话,把林鹏达从被窝里拉出来,再回家很可能是几十天后。“到了现场一看,说不定得立马出差,根本没时间回家收拾衣服。”林鹏达出差最长的一次,是去广西待了40多天,内裤、牙刷都是到当地再买。

林鹏达在重案中队5年时间,经历不少大案要案,如温州“典雅”持枪劫持人质案、“3·29”兰博基尼特大持枪绑架案等,也自己主侦破获过不少命案,其中一起系列抢劫杀人案的告破,让林鹏达荣立个人三等功。

这是发生在鞋都附近一座山上的案件,一对情侣遭抢,男方被杀死。林鹏达记得,当时已经穷尽所有手段,仍然找不到有价值的线索。

最后林鹏达转换思路,调取案发地周边所有派出所近三个月的报案记录,凡是涉及山上抢劫的,他和同事一道逐一回访,通过串并终于从另一起案件中找到了嫌疑人的线索。

与毒贩斗智斗勇

重案的工作,时常与危险相伴。但是2011年调入禁毒大队后,林鹏达发现缉毒更胜前者。“抓捕毒贩,有太多的不可控。”

林鹏达还记得有次抓捕毒贩,当时在黎明东路一家银行大堂里,毒贩刚与人完成交易,出门准备驾车离开。

容不得林鹏达多想,他冲上去双臂一抱,准备制伏他。不料,毒贩用力一挣,林鹏达直接被弹开。林鹏达当时不知道的是,毒贩曾受过特殊训练。林鹏达立马拔枪指着对方:“抱头,蹲下。”很快,增援同事赶到,另从毒贩车上搜出不少毒品。

缉毒少不得假扮买家,与毒贩交易的经历。除了假扮买家,林鹏达也会扮演其他职业,比如快递员。一次,经过分析研判,一批从广东寄出的毒品,通过快递已经到温州。早几天,林鹏达假扮成该配送点的工作人员,伺机行动。最终,毒贩许某某亲自上门取件,被埋伏的民警一举抓获,从快递内搜出三四公斤毒品。

谈起这些,林鹏达说得轻描淡写:“不难的,不难的。”实际上,背后的艰辛和危险,只有他自己知道。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