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梦也想不到,小小纽扣改变了我的人生

2018-06-12 10:58:37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40周年。改革开放四十年,一部波澜壮阔创业史!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的伟大发展成就,是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接力奋斗创造的……

\


年轻时候,在市场里卖纽扣的王碎奶。
\


\
2015年4月6日,本报曾对王碎奶的家风传承做过报道。
 

编者按

今年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改革开放40周年。

改革开放四十年,一部波澜壮阔创业史!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的伟大发展成就,是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是一代又一代中国人接力奋斗创造的。

吃“改革饭”长大、走“创新路”起家的温州人,就是其中的践行者。

忆往昔,老一辈温商敢为人先,开疆拓土,砥砺前行,探索出了“温州模式”这一发展之路;

看今朝,新生代温商朝气蓬勃,接力奋斗,锐意创新,扛起新时代高质量发展的使命担当。

2018年,中国再次踏上改革开放新的历史起点,温州也面临着如何继续当好改革开放风向标的使命挑战。老一辈温商形成的“温商精神”留给我们怎样的启示?“温商精神”如何薪火相传?新生代如何接力传承?

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本报推出特别报道《致敬探路者·创业父子兵》,采访一批子承父业的温州企业家家庭,讲述他们艰苦创业的传奇经历和传承温商精神的接力故事,展现温州民营经济传承发展、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我们希望通过这组报道,深入挖掘“温州精神”,激励温州人奋斗前行,同时为中国改革开放史保存真实而生动的“温州元素”。

征集令

改革开放四十年,温商几代人勇立时代潮头、接力创业的故事层出不穷。为丰富报道素材,我们特向读者征集报道对象。如果有推荐或要自荐的,请拨温州商报热线0577-88817110,或关注温州商报微信公众号、温州人物微信公众号,在后台留言,和我们联系。

扫一扫

上温州商报官微

可看专访视频

⊙商报记者 陈建东 施世潮

2018年5月16日,永嘉县桥头镇,王碎奶家。当日,温州进入2018年以来最热的一天,永嘉气温突破35℃。

王碎奶对记者说,报道我的文章很多了,你们参考一下就行。但当记者说起她当年那些创业故事时,她还是打开了话匣子,兴致勃勃地讲起她与桥头的“纽扣情缘”——

王碎奶名字的由来

因长辈疼爱,王碎奶从小就被叫“小囡”(温州方言,对小女孩的称呼),这个称呼在温州话中与“碎奶”谐音,于是,“碎奶”就成了她的名字。

以前农村里的女人读书很少,我小学毕业,农中读了半年。我能够读书是因为我大哥,大哥参加了志愿军,他寄信给父母说:“几个兄弟姐妹一定要给念书,我在部队没文化,只能养养猪、种种菜。识字的在指导员边上当秘书。”我大哥当兵时,还寄来一个书包给我,上面有五角星,我至今也忘不了我大哥。

我几个姐姐没养活,因此家里都舍不得给我取名字,农村里有叫阿猫阿狗的,认为贱养会平安,所以从小就一直叫我“小囡”。

我到北京开会,有人在电梯里说:你这个名字难听死了。我说,我妈没文化,我就没有名字。“碎奶”这个名字,虽然难听,但好记。其实,我读小学时取过一个正式名字,叫王翠莲。

创业来自对改善生活的向往

王碎奶和她同时代的所有农村家庭妇女一样,年轻时过着种田、养猪的农民生活。她家有时候到二三月就断粮,生活拮据。19岁嫁到夫家,四个孩子出生后,她就经常寻思着,怎么样搞些生意做做,赚些钱来改善家庭生活。

我是黄堡村人,离桥头大概三公里,19岁出嫁。爸妈(注:公公婆婆)就一个儿子,对我也像宝贝一样,把我这个媳妇当女儿养。我的四个孩子出生后,都是他们带,我就有时间到外面做些事。

我嫁过来后,做过村妇女主任。我这人听话,有责任心,有事业心。我公婆对我做事很支持,哪天有人叫我了,他们二话没说,“你走快走快,家里的事有我们。”我走到现在,真是离不开我全家人的支持。当时我也想培养几个妇女干部,但她们说:“你地瓜爷地瓜娘(温州方言,意为公公和婆婆)会帮你带孩子,我们不行。”

做纽扣生意之前,一年到头种些粮食吃,种二分田,没其他收入,到二三月就没粮食吃了,最好的是养头猪过过年。

我老头(丈夫)原来是教书的,温州师院毕业,一边种田一边教书,他斯文内向,素质高,为人忠厚,对我也很支持。他一个月工资24元,后来去村里做会计。

那时候生产队办塑料编织厂和针头厂,我打过金鱼结、苹果结(注:用塑料丝带编织成的工艺品),也到针头厂工作过。但家里人多,生活还是拮据。我就经常想,要是有些生意做做,赚些钞票,那么,孩子过年就有新衣穿,也会有凉茶喝。

 

\
年轻时候,在市场里卖纽扣的王碎奶。
 

第一笔“大生意”赚了80元,高兴坏了

怀揣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冒着“弃农经商”“投机倒把”的风险,王碎奶于1979年开始做纽扣生意,第一笔“大生意”赚了80元,这第一桶金激发了她创业的念头,写下“纽扣情缘”的开篇故事。

过去,我们这里有人到外面弹棉花,也有卖炭、卖缸、卖素面的,但当时这些都被当作外流人员,属于“弃农经商”“投机倒把”。

那时,厂里生产的东西必须供应百货公司、供销社,私人是不能卖的。但有青田、瓯海一带的供销员去一级站、二级站拿了一些积压货,摆在桥头的桥上卖,有塑料编织工艺品、表带、珠光扣等,形成了马路市场。

有一次,湖南红旗纽扣厂的一些积压货,也运到这里卖。我做过一些小买卖,觉得卖纽扣生意不错,就想吃下这家纽扣厂的这批货:“你们卖完这些纽扣,要花很长时间,不如便宜些都包给我吧。”结果,果然畅销,但是利润很薄。

真正的第一笔生意是去苏州,我和邻居带着大儿子一起去进纽扣。人家都笑话我一个女人到外面闯荡。没想到,这批纽扣进来不到一个礼拜就卖光了,赚了80元钱,我高兴坏了,做纽扣生意的念头就这样萌生开来了。

那么多人从金华中转到桥头, 金华人直说看不懂

尝到甜头后,王碎奶从零碎卖,到工厂盘货,再带动周边亲戚朋友,桥头自发形成了一个纽扣市场。一批厂商、经销商通过金华火车站中转,乘坐汽车一路颠簸,涌向这个浙南山坳里的小镇,金华那边的人一头雾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去往偏僻的桥头?

后来,我都去嘉兴桐乡进货,亲戚邻居会过来问:“碎奶,你东西哪里拿的,带携带携我嘛。”于是,亲戚带亲戚、朋友旺朋友,桥头卖纽扣的就慢慢多了起来。

当时,有很多厂商去桥头,也有很多桥头人出去,都是在金华转车。那么多人从金华到桥头,金华人不明白桥头发生了什么事,直说看不懂。

每次做生意带出去的现金,都想变成现货。一袋纽扣都有百来斤,一次背不过来,所以我都带着大儿子去进货,他那时十六七岁,叫他看货。“你把东西先看住,我把另一袋背过来。”每次我都背得有气无力,苦兮苦。但是,有钞票赚,也就不怕苦。最苦的是没本钱,东凑西借,向亲戚借,向朋友借,向邻居借,这里借五十,那里借一百。

在火车上,我还碰到过搜身检查,防你“投机倒把”。有一次,有几个男的身上钞票被搜走,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要回来。我的钞票也被搜走,我就说:“这是厂里叫我去买纽扣的,衣服都做好了,让我去买。”好说歹说,最终要回了钱,这些钞票都是借来的,要是被拿走了就没命了。

鞋穿破,口讲干, 屋里锅儿烧了剩个圈

“东方第一纽扣市场”诞生在浙南山坳的一个小学操场,王碎奶成为桥头纽扣市场个体协会首任会长,她有了一个新绰号:喇叭筒。上任后,她风风火火,忙里忙外,有人给她编了个顺口溜:鞋穿破,口讲干,屋里锅儿烧了剩个圈。

上世纪80年代初,我的生意有点做大了,就开始去厂里订货。厂里的人问我:“你这么多纽扣拿过去干什么?”“去推销啊。”“去哪里推销啊?”“我们自己那边,就在桥上路边卖,销量比供销社还大呢!”

到1983年2月,马路市场上卖纽扣的从原来的十几户发展到42户,当年3月都给发了营业执照。卖纽扣的越来越多,于是,在桥头镇小学的操场上搭了一个简易棚,这就是正式的桥头纽扣市场了。

市场成立后,成立了个体协会。镇领导说,老王这个人能干、识字,又当过妇女干部,让她当个体协会会长。1983年12月18日,桥头镇个体协会成立,永嘉县和温州市都是在这之后才成立个体协会的。

协会成立后要做些什么?我们提出了“三自方针”,即自我服务、自我教育、自我管理。我在协会中设了4个大组长、32个小组长,提出三个方面要求:学习工商法规、税收法规和维护妇女儿童权益,市场里的个体户给我取了个绰号:喇叭筒。

当时我的主要工作是进行宣传教育,但都很通俗,比如宣讲文明经商、诚信经营,我就这样讲:

“纽珠(温州方言,指纽扣)100粒就是100粒,你不能少几粒,这要记牢,这是文明。”

“纽珠厚的有厚的价格,薄的有薄的价格,质量好的有好的价格,差的有差的价格,不能冒充。”

有人说,老王当了会长后,都变人精了,随便什么都会讲,“死人都给她讲活起来了”。有人用桥头话给我编了个顺口溜:“鞋穿破,口讲干,屋里锅儿烧了剩个圈”,“白天讲了不当算,晚上还在边上钻”。

市场里人多事多,经常有商户把货物落在摊位上,一包纽扣丢了就值几千元。我每天晚上都会去转转,我有时候生气地对他们说:明天我不帮你们搬了!随它让路人给捡走。

市场里还会发生纠纷、打架,一旦有事,我就抄起一根扁担过去,把扁担竖在双方中间:“你们敢打?谁敢打,我就打谁!”有时候,我就反过来讲:“你们尽管打,市场被你们打得没客人怎么办?评不上文明市场谁负责?”

那时候,很多个体户纳税观念不强。我就对他们说:“税总是要纳的,国家有那么多条战线要花钱,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做生意赚钱了,拿一点出来是应该的,过去我们饭都吃不上,你想过去的日子好,还是现在有生意做好?”有人讲我讲得好,也有些人就说自己不缴税。我就说:“你勿憨(温州方言,傻的意思),东西被工商搬走,好几天都不能做生意,不划算的。”经过长期教育,大家纳税、缴管理费的积极性都提高了。
 

\

1993年桥头纽扣节的场景。

“姓资姓社”争论旋涡中,桥头人选择坚守

从油毛毡棚市场,到四层楼市场,桥头纽扣市场蒸蒸日上。1992年前有一段时期,这里的生意一落千丈,但桥头人选择坚守市场,迎来了邓小平南方谈话。

桥头人脑子活,那时我们去桐乡进货时,慢慢和工厂里的工人熟悉起来,后来就打听:“你们的原料哪里进的?设备哪里进的……”于是,我们买设备自己做纽扣。1984年我开始办纽扣厂,最早时是土扳机,压一次出一粒。后来流水线生产,自动切,一条料,铛!铛!铛!一次三四十粒。桥头人模仿能力强,有一家开始做,大家就相互跟着学开了。

1984年,桥头镇小学操场里搭起油毛毡棚,隔成一个个1米乘0.8米的摊位,一共298个,市场里每天有三四千人,连路桥、嘉善等地很多厂家都来桥头卖纽扣,人山人海,带动了餐饮、运输、旅馆等各行各业,个体户个个乐开花。但是,这个市场毕竟是办在学校里,生意好会影响孩子读书,我就向上级反映,县政府很快批了一块地,迁建学校。

就这样, 在原来的桥头镇小学扩建了市场,连操场和教学楼,共有1000多个摊位,1986年6月开业。1990年,拆除油毛毡棚市场,开始建四层楼的市场,1992年开业,增加了1000多个摊位。那时候的桥头,真是车水马龙,到处是人。直到1999年,市场又搬到了新的地方。

桥头纽扣市场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我认为有三个原因:一是起步早,二是党的政策允许,三是文明经商和诚信经营。

有段时期争论“姓资姓社”,我们做生意都很紧张,也害怕。有人说“政策很难讲,变化快”,问我生意还做不做?我说:“我们依法纳税、照样缴管理费,大家为了温饱,改善生活,不会有问题。”别人看我继续做,也跟着照常做。1992年,邓小平的南方谈话,我们都很关注,之后,做生意就开始大胆投入了。1993年到1994年,是桥头纽扣市场最兴旺的时期,当时有人说,全国80%的纽扣来自永嘉桥头。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一样,1992年,那真是一个春天!1997年,邓小平去世,我正好在北京开会,听到这消息,都哭了。

你看这个王碎奶,剥了皮全身都是胆

有报道说“温州除了胆大包天的王均瑶,还有个剥了皮都是胆的王碎奶”,为什么有这种说法?她本人是怎么评论的?

大家都说我胆子大。除了说我做生意胆大、天天在市场里拿喇叭筒大胆进行管理外,还有这样的故事——

1984年,省里开个体户座谈会,本来是叫那些生意做得比我大的去开会,但他们怎么叫也不去,因为有“人怕出名猪怕壮,万一政策变了,会被批斗、游街、坐牢”这样的担心。工商部门觉得我合适,“老王生意虽然小,但胆子大,会讲普通话,还是个体协会会长。”到了杭州,才发现51个个体户代表,就我一个是女的。

1993到1997年,我每年参加全国人代会,有一次代表团开会叫我发言,我的普通话不标准,讲到一半表达不出来我自己都笑了。电视放出来,大家只看到我笑,其实就我自己最清楚是怎么回事。这事给人知道后,也说我胆子大,普通话搭搭桥头话也敢讲。

那些年,为了让温州有地方立法权,温州代表团在“两会”期间每年向全国人代会提交“设立温州为较大的市”这个议案,议案需要很多代表签名,要一个一个房间找过去。有的代表去找领导有顾虑,敲门声很小。我过去就把门拍得“啪啪”响,顺利把议案签下来。当时一起参加会议的时任温州市长陈文宪知道后就高兴地说,你看这个王碎奶,剥了皮全身都是胆。

多做对国家和人民有益的事情

从农村妇女,到纽扣老板,到个体协会会长,再到全国人大代表,退休后的王碎奶仍然是百忙官,开着一辆电动三轮车东奔西跑,热心于慈善、环保等公益事业和旗袍秀、演唱等活动,还时不时拿起手机刷微信,一位72岁老人,依然活力四射充满魅力。她说:“人老了不用怕,有颗年轻的心,生活照样精彩。”

纽扣产业给儿子接班了。退休后,我体格还好,闲不住。做慈善,做义工,做小城镇培育宣传等工作,我肯干这些事。镇里领导对我说:“老王,你是桥头的桥头堡,对桥头人民多做些贡献。”我笑着说:“我是老人了,还桥头堡?”

我经常对年轻人说,钱不要乱花,要用到适当的地方,办事业、买设备,用到刀口上,有多的钱要支持贫困的人。

我们有个组织,30来人,都一起帮助贫困孩子。比如去永嘉岩头,大家看到需要救助的孩子都会去抢,好像抢过来就变成自己的孩子,一些孩子长大了,就跟着做纽扣生意,都叫干妈干妈,人笑死。这些事,我们肯干。

除了做公益外,平时也就种种花,锻炼身体,电视也很少看。我们前几天还去丽水参加世界旗袍秀,我就把信息发微信朋友圈,微信300多个朋友,点赞的有100多,有些人很奇怪,说我怎么也会在微信上写字发图片。

我家孩子“嫌弃”我经常给他们上政治课。我跟他们说,阿妈是全国人大代表,俗话说“树大招风、名大有压力”,你们出去就是要比别人做得好,不然人的脸搁哪里?只有我每天讲,你们才会记得住。

做生意,要讲信用,客户资金周转不灵,别死盯着;别人没钱赚的时候,你宁愿自己少赚点,这样才能养客户,吸引客户。有些人生意不好只会叫“要死了,要死了”,我看得开,所以人的心态很要紧,心要善,才会有长久的客户。

我是农村妇女,回想当初,本来就只能在家煮饭扫地,但做梦也想不到,这粒小小的纽扣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去北京,与国家最高领导人共商国是,国家对我教育、培养功劳不小,我的思想、走的路都应该比别人正。到了这个年龄,我也没别的什么追求了,如果我做的事情,对国家有贡献,对人民有益,就多去做!

王碎奶,1947年出生,永嘉桥头镇人,电视剧《温州一家人》主人公赵银花的原型,第八届全国人大代表,曾荣获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先进个体劳动者、浙江省优秀共产党员、温州改革开放十大风云人物等称号。

视频制作:

麻提多、余迪力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