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砸过金蛋, 但你一定不知道这个中国最大金蛋村

2018-06-04 10:28:29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在山东,有个中国最大的金蛋村。全村2000多人,几乎家家户户都造金蛋。国内每售出10枚金蛋,就有8枚来自这里,村子年产值可达3个亿。从十几年前《非常6+1》的标志性环节,到全民砸金蛋的流行,电商改变了金蛋文化,也造就了金蛋村的繁荣。

\

\

\

\
砸金蛋是商家非常爱采用的促销手段。
 

在山东,有个中国最大的金蛋村。全村2000多人,几乎家家户户都造金蛋。国内每售出10枚金蛋,就有8枚来自这里,村子年产值可达3个亿。从十几年前《非常6+1》的标志性环节,到全民砸金蛋的流行,电商改变了金蛋文化,也造就了金蛋村的繁荣。

市面上的金蛋 十个有八个来自这个村庄

正午的日头烤晒着山东临沂的水湖村。一只雄赳公鸡,啼咕咕地踱步在一户人家毫无阴翳的院坝里。它头上红冠不用裁,满身雪白走将来,却并不气定神闲。因为一个个石膏蛋横排竖排,几乎将整个院坝湮没了。

这户村民顶着宽沿帽,戴着线手套,正拿水瓢挨个儿往莹滑光亮的白蛋上浇淋金漆。这样的温度下,过不了多久,一片金光灿灿就会占领整个后院,随之而来的是像摘收果实一样,金蛋被利落地装进有瓦楞间格的标准纸箱。

这是水湖村自家做金蛋的一户缩影。全村2600口人,做金蛋的就有2000人。你在市面上看到的金蛋,十个当中有八个来自这个村庄。每天30万个金蛋在这里搭上货车,颠簸着销往全国各地。

中国每天有40万人会砸碎一个金蛋

村口有塑钢搭起来的高大拱架,挂着“中国水湖金蛋电商基地”。路边的喷绘广告,非常6+1的舞台前,李咏跷着大拇指,笑出一口白牙,“金蛋来袭,豪礼享不停”。

村支书颇有些自豪,说到“现在我们村是县里收入第一位,人均怎么着算也得两万五到三万”时,他眉毛生动地挑了一挑,再顿一顿,留出时间余地让我们体会下“人均”二字。

完了又接着说,“中国人嘛,是要砸金蛋的呀!生小孩要砸金蛋,超市抽奖要砸金蛋,电视上也砸金蛋,南方现在死人都砸金蛋,有的还往老人墓穴里放金蛋呢。寓意好啊,来世飞黄腾达嘛。”

当代中国,每天大概有40万人,会砸碎一个金蛋,求一个好运。某种意义上,水湖村民是给形而上的梦想落实形而下盛器的生产者。村委会有个产品展览室,门上“梦想小镇”的牌子就是县里给挂上去的。

水湖村大大小小的金蛋工厂有180多家。说是工厂,其实没机器没设备,就是几个村民在房间里做蛋。

我们体验了整个过程:先制作石灰浆糊,再把浆糊倒入蛋型模具,摇匀挂壁。旁边的村民大姐指挥着,“你要搅得咯棱咯棱的!再咣严咣严地摇它!”十分钟后,成型,撬开模具,取出蛋再轻微打磨。抱着一颗完美白蛋的少君脸上,浮出村支书式的得意。

生产门槛低,所以邻村跟风而来。一个个厂房坝子里晒白蛋的壮观景象,就像外星怪兽空降水湖村,产下一批批卵。

独家配方成就金蛋第一户

但村里大户孙允兵无所谓,他是十几年前村里做金蛋的第一户,手里握着金漆的独家配方,进而成为水湖村的秘密武器。别村调配的金漆普遍发灰发暗,而水湖村的金漆,兼顾色泽与亮度,令别的村庄难以望其项背。

金蛋的产量一上去,价格就下来了,利润空间越来越薄的形势下,要提高收入又只有加大产量。村民们自家院坝不够用了,厂房空间不够用了,就打起农田的主意。

“一亩田种花生一年顶多1000块钱,要拿来建厂的话,全家一年能收入五十到一百万,”村支书说,“但农业用地可不能这样搞啊。”

县里来人了,湖水村的非法搭建厂棚挨着被拆掉,金色蛋壳和灰扑瓦砾碎成一地鸡毛。成片农田荒着,而金蛋厂房显得局促不堪。

孙允兵说:“现在没人以种地作为经济来源了,那是辅助,就像娱乐性质。村里好多人连米都是出去买的了。”

这个思想走在大多农户前面的人,渡过金蛋利润低谷,十年前开始进入电商。虽然“一开始也心疼30块钱一个月的网费”,但源源不断的生意很快攀着互联网过来了。孙允兵享受了几年红利,直到“那些读过书的年轻人”开始回村里做金蛋,互联网上的价格战也避无可避。

“现在已经过剩了,不需要所有人都去做金蛋这一块。我觉得还是要发展电商。电商发展起来,咱卖其他农产品,比如新鲜韭菜,上午摘第二天就能到你那儿,贵一点都能在网上卖出去,”孙允兵说,“靠山可以吃山,靠海可以吃海,要有点别的思路。”

他的电脑里开着客户资料的文档,桌上放着一个石膏小娃娃的坯子,颜料盒摞在旁边,还没上色。

最后我们邀请七位村民来砸金蛋。孙允兵不参加,他说,他对砸金蛋没有兴趣。

倒数三、二、一,金蛋砸开了,村民们和围观的孩子都欢呼雀跃,洋溢着离幸运很近的微笑。尽管七个金蛋中,只有一个蛋里有张十块钱的钞票。

据箭厂视频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