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 New York”

2018-05-16 10:46:49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5月19日,“Why New York” 陈丹青、马可鲁、冯良鸿三人展在温州年代美术馆开幕。当日下午2点,陈丹青为本次展览做“为什么是纽约” 讲座。

\
《淳化阁帖组曲》 布面油画 陈丹青
\
《啊打》 布面油画 马可鲁
\
《黑白》 布面油画 冯良鸿
 

5月19日,“Why New York” 陈丹青、马可鲁、冯良鸿三人展在温州年代美术馆开幕。当日下午2点,陈丹青为本次展览做“为什么是纽约” 讲座。

三位在中国当代艺术的不同阶段各领风骚的画家在1990年代的纽约聚首,在曼哈顿和布鲁克林既丰饶又严酷的环境中白手起家,互相温暖呵护,切磋技艺。到了新世纪,三人不约而同地回到中国,他们不忘艺术的初心,以难忘的纽约岁月为缘由,频频举办联展。他们的组合是出于情谊,是在相互对照和印证中发现和发展各自的面目,也是对艺术本心的坚守和砥砺。

不同于前几次带有回顾性的展览,这一次三位艺术家呈现了他们阶段性的新作。陈丹青带来了对毕加索等西方艺术家以及中国山水及书法的研究,他呈现“画册”的绘画颇具观念性,背后有复杂的摹写、转译、造型信息与图像意义的更替演化等话题。马可鲁的“Ada”系列在“无意识”中蕴含着规律,呈现出书写性,在超越表面的技巧和情感因素的画面中触及“真实的自然”。冯良鸿呈现了2012年以来不同的几种方向,在纯色色域的覆盖与黑白意境的推敲中展现视觉空间的质感。

展览时间持续到8月19日。子曰

Why New York?

今天,“纽约”一词不再有过去指涉的意涵,更不提供兴奋感——“为什么是纽约”?因为我们在上世纪90年代的纽约,结为好友,虽然彼此画路不同,我们都同意,是纽约改变了这三个来自中国的画家。

马可鲁,50后,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无名画会主将,早岁热衷简率的风景画,初涉当时禁忌的抽象画,1988年旅欧,旋即赴纽约定居,扩大并延展了尺幅与抽象性。

冯良鸿,60后,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北京中央工艺美院,尝试各路画风,1990年旅美,选择纽约,玩耍抽象表现主义游戏,未久,扩大并延展了尺幅与抽象表现性。

我的写实画路,从未变化,放弃西藏题材后,说来难以置信,我先后摆弄的并置与写生画册,其实受到普普艺术与上世纪80年代欧美新绘画的曲折影响。

纽约提呈的观念与风格,固然太多了。抽象、抽象表现、普普、新绘画,早已过时,但我们的本土记忆是布面绘画,纽约所给予的种种二维与平面的范式,自然会使我们原有的把戏获致新的愉悦。

那是我们自己选择的愉悦,远离正确,亦无实利。上世纪90年代,我们都没有画廊和市场,都曾在纽约街头画肖像谋生,供养画室里的快感。这份快乐同样缘自纽约画坛的教益。德·库宁近五十岁才举办首次个展,而波洛克与罗斯科大获成功后,选择了断性命,相比之下,我们何其幸运。

新世纪,我们将纽约记忆带回北京,寻到了我们离开北京时不敢梦想的大画室,并分享由本土艺术家持续营建的个人自主。在可鲁与良鸿的大画布背后,我能辨认的纽约性格在北京进一步展开,同时,发生愈见显著的个人变异。

我喜欢看到两座大都市在个人轨迹中的对位与错位,这是不易觉察的,除非你拥有纽约的记忆。当然,我们知道,许多温州人正是纽约人。

现在我受可鲁与良鸿委托,撰写以上意思。感谢温州年代美术馆为我们举办这次联展。陈丹青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