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班主任” 释放正能量

2018-04-13 08:56:39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作为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场所,看守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防卫森严,同时带着浓重的神秘感。鹿城公安分局民警张一曼从警14年,前七年在派出所,主攻打击犯罪;后七年在鹿城看守所,管教在押人员……

\
张一曼正在审阅在押人员的信件。
 

☉商报记者 项锐 通讯员 李妍妍

作为羁押犯罪嫌疑人的场所,看守所给人的第一印象是防卫森严,同时带着浓重的神秘感。

鹿城公安分局民警张一曼从警14年,前七年在派出所,主攻打击犯罪;后七年在鹿城看守所,管教在押人员。

“管教并不比打击安全、轻松。”张一曼说,打击是刀光剑影,管教则是暗流汹涌。

谈管教: 撕掉在押人员身上的标签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看守所。

盗窃、诈骗、故意伤人……在外面犯下的事情,会成为你在这里的标签,在押人员无形中会划出三六九等。张一曼要做的工作,是撕掉标签,打破等级,让监室成为一个整体。

这是因为管教工作必须要确保在押人员安全,直至接受法律审判。张一曼说,高墙里,每个在押人员心里都极度敏感、恐惧、痛苦、悔恨、暴躁。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着各种负面情绪,一个眼神或一句话,都可能成为点燃火药桶的导火索,造成伤人或自残的局面,“最怕打架斗殴会传染,其他人借机生事”。

吴某,年近60岁,涉嫌猥亵女童,刑拘在鹿城看守所。“管教,我犯的事,你千万不要跟他们说啊。”吴某见到张一曼时的第一句话,就说了自己的顾虑。初进看守所,恐惧是最常见的情绪。

在看守所里,涉嫌性侵的人,是最被排斥的群体。张一曼确实担心,这样的人会成为大家欺凌的对象。

“你自己不说,没人会去说你的事情。”张一曼宽慰他。不过,张一曼担心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只能时刻关注着吴某,每月两次的谈话,张一曼或直接询问吴某,或向其他在押人员侧面打听,吴某是否受到欺负。

张一曼说,他将自己定位为“班主任”,把在押人员称为“学员”,每次集体谈话,都称之为“上课”。只有把所有学员凝聚成一个集体,才能保证整个监室的安全、有序。

每月一次的文明监室评比,是张一曼下大力气的一项活动。他希望借此激发在押人员的集体荣誉感,在大家为一件事情努力的过程中,尽量消除彼此间的隔阂,认可对方的存在。

据了解,2017年,张一曼负责的413监室,全年获得6次文明监室,在关押重控人员的监室中,位居鹿城看守所之首。

谈疏导:鼓励在押人员写信、读书

413监室的重控人员是黄某,涉嫌杀死两人。黄某给张一曼的第一印象是,沉默寡言,处于自我封闭的状态。他必须让黄某打开心扉,不能让负面情绪继续堆积在其心里。

张一曼已经不是第一次管教重刑犯了,这方面他有经验。“不提案情,海阔天空地聊,最后发现黄某喜欢看书。”张一曼也喜欢看书,双方渐渐有了共同话题。

话匣子一打开,他就试着鼓励黄某给家人写信。张一曼说,能提笔跟家里人通信,证明这个人的心态慢慢趋于正常,收到家人的回信,能让他们重拾希望。所以,张一曼鼓励在押人员写信,虽然这会加剧他的工作量——每封信他都必须仔细审阅,防止有人暗中传递消息。

渐渐黄某的生活开始丰富起来,读书、作诗、写信……到现在为止,黄某已经创作了60多首诗词。“在黄某的影响下,监室其他人也开始看起书来。”现在的413监室,读书学习氛围浓郁,藏书达到200多册,最受欢迎的是《新华字典》。他们共有4本《新华字典》,其中2本已经被翻烂,另外两本是获得文明监室荣誉后,在押人员向张一曼提出希望得到的奖励。

黄某的这些转变,已大大超出张一曼的预料,没想到更大的意外在后面。在一、二审均判决执行死刑后,黄某提交了一份遗体捐献申请书:“辅导、劝慰我近两年的张一曼指导员,尽其心力、竭其所知为我答疑解惑,并授之以道……终使心中乌云渐开,执念渐消……百罪之身,无以回报社会,所剩一副尚算健康的躯体。”

谈解压:跑马拉松抵抗负面情绪影响

工作中,张一曼能够做到不戴有色眼镜看人,但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在派出所工作时,严厉打击犯罪分子是他的首要任务;而看守所的工作,则让他必须将嫌疑人当做普通人对待。“如果你还是用对抗的心态,处理与在押人员的关系,只能让他们的情绪更加不稳定。”

除了超强的情绪调整能力,忍受孤独也是看守所民警必备的素质。

想找张一曼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工作时间打他手机,永远没人接听,你只能通过鹿城看守所的座机联系上他。“工作性质决定,进监区不能带手机。”张一曼笑着说,“所以在这里工作久了后,朋友都少了很多,因为想找我太麻烦。”每天,上班至下班,张一曼只有中饭时间,才能离开监区。

七年来,张一曼每天生活在负面情绪如空气般无处不在的看守所里。“你觉得这些年来,自己有没有受到这些负面情绪的影响?”记者问。

“肯定会有影响。”张一曼说,他坚持运动,最爱马拉松,厦门、苏州、扬州等地举办的赛事,他都会报名参加,为此还戒掉了烟瘾。有时候中午没事,他还会去景山公园跑上8公里。“运动不仅释放了身体里的负面情绪,还可以吸收正能量,再去监区里面释放出来,从而影响到在押人员。”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