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售点接连关停的背后是兴盛的网络购票时代

2018-01-29 08:50:07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今天,一场叫做“春运”的人口大迁徙又拉开了序幕。拥挤的人潮中,滚滚车轮之上,数以万计的旅客用行动诠释什么是归心似箭......

\

讲述人:曾木秀 年龄:46岁 籍贯:江西乐平 职业:温州市冠豪眼镜有限公司 检验工

\

讲述人:吴晓红 年龄:45岁 籍贯:浙江温州 职业:市区飞霞南路火车票代售点 售票员

\

2004年 1月5日 温州火车站广场排队买票的队伍。

\

2006年 1月6日 气温骤降,但数百外来务工人员仍在火车站广场彻夜排队等票。

\

2007年 1月24日 拿到购票序号卡了,好开心。

\

2008年 1月29日 晚点的列车终于来了,等候多天的旅客顿时沸腾了。

\

2008年 1月30日 列车一次次地晚点,河南的赵先生和妻子在等待。

\

2010年 1月21日 阴雨绵绵,却并未浇冷大家的返乡热情。

\

火车站售票大厅。

\

秩序井然,毫不拥挤。

\

可以自助取票。

\

李先生通过儿子从网上买到火车票。

\

春晖路火车票代售点1月29日停止营业。

编者按

今天,一场叫做“春运”的人口大迁徙又拉开了序幕。拥挤的人潮中,滚滚车轮之上,数以万计的旅客用行动诠释什么是归心似箭。

在温州,真正的春运始于1998年。那一年,金温铁路正式运营,结束了温州、丽水等地沿线不通铁路的历史。于是,一张小小的车票,一条短短的横杠,将温州与无数个熟悉或陌生的城市连接在一起,也将无数人的生活与梦想连接在了一起。

曾经,等待、拥挤、疲惫是春运的代名词;如今,春运依然忙碌,但网络购票、高铁成网、自驾出行,让回家的脚步日渐轻快。

新时代,新style!本报今起推出“春运style”专题报道,关注春运路上的新变化和温暖的故事。

?商报记者 黄伟 黄文盈

今天,2018年春运正式开始。每年这个时候,“车票”成为最紧俏的商品之一,牵动无数人的心。但近年来我们也悄然发现,曾经冒着严寒彻夜排队的“抢票大军”不见了,而同样紧张的网络抢票大战在互联网上展开……

除了火车站售票大厅,曾经异常红火的火车票代售点也失去了往日的“生机”。1月29日,位于市区春晖路的我市首家火车票代售点停止了营业,从此退出春运历史舞台。

春运期间,围绕着“车票”的话题,永远不会终结,却悄悄地在改变。

春运买票不排队 轻点鼠标网上买

1998年6月11日,随着金温铁路的开通运营,以前只在电视新闻中才能看到的春运排队购票,拥挤上车的繁忙景象,真正意义地出现在家门口。

“那时候为了能买上一张去四川的火车票,真的很不容易。”来自四川达州、今年53岁的王伦向记者讲述当年排队买票的情景,“我们几个人一起排队,每个人站一会儿,累了就换人,饿了渴了就地吃方便面、喝矿泉水。”为了能早点回到老家团圆,每当买到票时,心情都无比激动。

春运前夕,记者来到了温州火车站,在售票大厅的窗口前,稀稀落落地有几位旅客在咨询车票的相关业务,秩序井然,毫不拥挤。

“与实行网络购票前相比,真是反差极大。”一位工作人员说,以前买票的队伍都排到了售票大厅外面,弯弯曲曲望不到头。由于排队的人太多,为了维护现场秩序,工作人员还给排队的旅客一张写着序号的购票凭证,可见当年买票是多么不容易。

而在近几年,随着网络购票不断普及,这种排队抢票的现象已经看不到了。数据显示,春运前夕,全国车票预售最高日售出1382.3万张,其中互联网售票比例达到82.8%,线上购票顺畅,很大程度上方便旅客出行。

1月28日,在温州火车站等车的新温州人李增昌显得气定神闲。面对记者采访,他解开上衣口袋,费了半天劲才从口袋内翻出一张崭新的车票,咧开嘴笑着对我们说:“这是我儿子在网上抢的票,这几年都是他从网上给我买票。”

李增昌说,以前回家没有直达车,买到哪里算哪里,朝着老家的方向一点点靠近,其间不仅绕许多冤枉路,还花了更多的路费。现在有了网络购票,孩子们都会搞,省心多了。

多家火车票代售点停业 探索转型

1月29日上午,距离春运正式开始只有3天的时间,在市区飞霞南路火车票代售点门口,闲来无事的老板娘吴晓红正在和朋友闲谈聊天。同一天,位于市区下吕浦春晖路的我市首家火车票代售点停止了营业。在此之前,市区已有多家代售点门市部相继停业。

“10多年前,春晖路上的这家代售点原本是3间店面,但随着网络购票的冲击,火车票代售点的业务量大幅下降,这家代售点也缩小了规模,变成了一间门面。”附近住户李女士见证了售票点从盛到衰的全过程。“早年我们都是这里买票,虽然多了5元手续费,但比去火车站买票来得方便,尤其是过年前,经常看到店门口排起购票的长龙。现在,生意真是太冷清了。”

无独有偶,市区南站天桥附近的一家火车票代售点大门紧闭,门口贴着一张通知,从即日起本代售点将不对外营业,落款时间为1月28日。

记者了解到,巅峰时期市区的火车票代售点有60多家,目前已经不到40家。

“以前店里三个人都忙不过来,一天可以卖出1000张票,现在一个月卖不到1000张票。”吴晓红向记者吐起了苦水,网络购票可以提前30天,而代售点只能提前28天,一些热门的线路,别说是2天,票一放出来几秒就被抢光,就算有人来代售点买也是无票可出,网络购票对于售票点的冲击的确很大。

记者了解到,市区火车票代售点正在积极探索新的发展方向,比如销售彩票或者开拓旅游业务来应对新形势。

黄牛“绝迹” 治安秩序变好

“以往这个时候,我们派出所最大的警力都在打击黄牛票贩子上,现在不同了。”温州火车站派出所所长蒋龙彬这样描述春运的变化。

蒋龙彬说,以前每年都要和同事们一起跟票贩子斗智斗勇,但自从实行网络购票和火车票实名制之后,大大压缩了“黄牛”的生存空间。目前,温州火车站从事违法倒卖车票的黄牛贩子几乎绝迹,站场内秩序井然。“虽然传统的黄牛票贩子看不到了,但出现了打着代购名义帮助抢票的违规中介。”

他们近期就查获了一起。1月16日,火车站派出所接到群众举报,在龙湾一处汽摩配店里有高价倒卖火车票的行为。3名四川籍人员被查获后,承认在网上为他人代购火车票,每张收取50元的服务费。

“和传统的黄牛不同的是,由于代购用的是旅客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因此取证比较难,监管起来也比较难,性质上不算是违法犯罪行为,属于违规行为,可由工商部门进行查处。”

蒋龙彬说,除了购票秩序的转变,春运期间各类案件也明显减少。从2011年之前的几十起,减少到去年的5起。“我们将此前用于打击黄牛的警力节省出来,用于安检查验、现场维护、刑事防范以及实名认证方面,火车站不拥挤了,秩序变好了。作为一名警察,我觉得挺高兴的。”

从27岁到46岁,经历过20场春运的曾木秀说??

曾为买票排队33小时晕倒在火车站 现在回家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轻快

对于曾木秀来说,每年的春运就像是现实版的“人在?途”。今年是她和丈夫来温的第20个年头,也是他们经历的第20场春运。20次来来回回间,他们的三个子女都已长大成材,他们的身上也渐渐脱去家庭重担,返乡的脚步变得越来越轻快。

口述??

至今想起那年春节回家的经历,还心有余悸!“剧情”简直堪比电影《人在?途》。2007年,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火车站通宵排队买票,排了33个小时的队,马上就要轮到我买的时候,却两眼一黑晕倒在地。家人见了吓一跳,什么都顾不上了,赶忙把我从队伍里拖出来送去医院。这样一来,票还是没买上。

买不到票就回不了家,见不到日夜盼着我们回去的父母和孩子,这该怎么办?这时,一个老乡建议我们分段买,先买到金华,上车后再补票。这可是个好主意!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车,却发现这趟车根本不经过我们的目的地“鹰潭”。

无奈,我们只能在金华站下车,先坐火车到江山站,再由江山站到鹰潭站。戏剧性的一幕又出现了,由江山站出发准备去鹰潭站时,因为人实在太多太拥挤,家人都挤上了车,我却没挤上去。看着火车缓缓加速离去,我虽然知道追不上,但还是跟在后面狂追。当时我身上没有行李,没有钱,心里那个慌张啊!这时,兜里传来的手机铃声惊醒了我,丈夫安慰我别害怕,乘下一班车就可以,他在鹰潭站等我。

多亏了火车站工作人员好心,安排我乘坐下一趟车。可到了鹰潭站,又错过了去乐平站的末班车,需要过一夜。实在是舍不得花这冤枉钱住宾馆,当晚我们就着蛇皮袋睡,冻得浑身发抖,眼泪直流。

听着是不是很曲折?可这样的事情,过去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在我们打工者身上。我的一个老乡,当时觉得温州苹果便宜好吃,买了几十斤苹果装袋挑回去,没想到上了火车绳子松了,苹果撒了一地,可车厢太挤弯不下腰,只能眼睁睁看着。

这几年方便多了,温州到家乡开通了动车,回家就是几个小时的事情。过去为了节约钱,无论排队多累,我们都坚持到火车站买票,自从前几年,厂里给报销春节回乡车票,我们就乘坐动车或汽车。今年,我丈夫跟朋友自驾回老家,我迟几天坐汽车回去。

说实话,我挺感激温州的。这么多年过去,我们夫妻俩用在温州打工挣到的钱,把三个孩子都培养成大学生,让他们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

在企业宿舍,曾木秀将她的“春运故事”娓娓道来。一边说着,一边整理着春节回家要带的礼物,里面衣服、皮鞋、鸭舌、虾干、牛肉干,塞满了整整两个大纸箱。

从业8年的火车票代售点销售员吴晓红说??

过去一天卖1000张票现在不到30张 我们这家代售点最多再撑一年吧

吴晓红总觉着,虽然网络售票是发展趋势,但火车票代售点依然有存在的必要,例如一些老年务工者、不懂网络的人还是更愿意到点上来买。只要与人方便,她还想坚持下去。但是,眼看着一家家火车票代售点关门,她觉得自己这个点最多只能再撑一年。

口述??

每每看到我们火车票代售点现在这样冷冷清清、无人问津的光景,我总能想起它前几年的“辉煌年代”,内心实在是感慨不已。

那时候,每到春运售票期间,来我们飞霞南路代售点买火车票的队伍能从门口排到天桥边上去。天蒙蒙亮,就有顾客来堵在门口等候,一天卖掉1000多张票都是常有事,高峰期通常是忙到连喝口水、吃口热饭的时间都没有。而现在,一天卖30张票算多了,心里郁闷无聊得慌,只能跟路过的熟人散讲闲谈,打发打发时间。

我们这家代售点开了有十六七年了,算是温州最早的一批火车票代售点。最开始一共有三间店面,工作人员就有三四个,其中两个人负责卖票,一个人接咨询热线电话。排队购票的顾客多时,往往还要安排人来维持秩序。

当时,经常会出现顾客排了几个小时的队,去上个厕所、买个东西,回来就有理说不清,跟其他顾客掐起架来的情况。为了方便顾客,也防止顾客插队,我们就在他们手上做标记,按照先后顺序,标上序号。

最近这几年,随着网络售票的兴起,代售点的好日子就一去不复返了。

现在,代售点仅靠销售旅行社和学校的团体票来艰难维持。暑假是售票高峰期,而春运反而变成低谷期。车票都在网上被秒杀了,在我们这里哪里还买得到?

“真的不好意思啊,没有票了!”每到春运售票期间,我天天重复的就是这句话。每当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看着对方失望的神情,我就特别不忍心,心里很受触动。

最让我心疼的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因为不会网络购票,来来回回往我这儿跑了好几趟,最终还是买不到。我很想帮他们,可我也无能为力。

这几天天气很冷,吴晓红一边捂着暖手宝,一边倚靠在店门口讲述着代售点过去的“黄金时代”和现在乏人问津的状况。吴晓红说,她也考虑过转型,但说得轻松做起来难。眼看着一家家火车票代售点关门,她觉得自己的代售点最多只能再撑一年。

春运今日启幕

预计全市旅客运输量 在2281.7万人次

商报讯(记者 项锐 通讯员 黄鑫)春运今天启幕。据市春运办预测,2018年春运全市旅客运输量在2281.7万人次(不含城市公共交通),同比下降3.2%。总体来看,春运客流继续保持下降态势,大部分客流仍依靠道路客运解决。

市春运办预测,今年春运公路客运量在1598万人次左右,同比下降7%;水路客运量预计在66.68万人次,同比下降20%;铁路方面预计到发旅客487万人次,同比增长12%;温州机场预计客运吞吐量在130万人次,同比增长8.13%。

2018年春运期间,我市可投放营运客车5904辆(不含市区公交车辆);可投入客运船舶31艘(其中沿海客船3艘、内河28艘);温州机场航班起降约9950架次,计划出港航班为4824班次(国内航班4597班、国际地区227班),平均每日出港119.6班次;金温铁路温州站预备开行18对列车;温州火车南站可行图定列车103对。

据介绍,从运力安排来看,目前铁路和民航运量有限,热点高铁、动车线路仍是一票难求,70%的客流需要依靠道路客运进行运送,乘坐长途大巴车、结伴拼车和租车出行等方式仍是民众返乡回家的首选,再加上自驾旅游出行的车流,道路通行压力山大,道路运输仍将承担春运的兜底输送任务。

摄影

蒋文广

潘祝平

金鱼


网络编辑:慧伟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