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轮暴涨已经“绑架”中国经济

2016-09-23 09:01:42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在目前房价暴涨的情况下,债务高企的地方政府短期能获得巨大的经济效应,但实体经济拿地的成本也大大提高。”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告诉记者。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刘哲则向记者表示,在经历过去年的股灾、汇改之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下一个主要风险点。

“在目前房价暴涨的情况下,债务高企的地方政府短期能获得巨大的经济效应,但实体经济拿地的成本也大大提高。”厦门大学经济学系副教授丁长发告诉记者。万博新经济研究院院长助理刘哲则向记者表示,在经历过去年的股灾、汇改之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下一个主要风险点。甚至有观点认为,这一轮房地产价格的暴涨、经济房地产化已经“绑架”了中国经济。

在经济下行压力依旧不小的背景下,有的城市确实对于房地产有着相当程度的依赖,也有的城市房价出现了大幅上涨,但并非将一切都压在了房地产之上。当然,如果房价继续飙涨,后果不堪设想。

刘哲向记者表示,本轮的楼市狂热,并不是实际购买力提高或刚性需求增长支撑的,更多的是受到实体经济、政策因素、预期变化、金融因素、房地产商、地方政府财政和业绩诉求等因素的影响。这使得房地产行业的风险会加速集聚,在经历过去年的股灾、汇改之后,房地产是中国经济下一个主要风险点。

“随着人口周期对于房地产支撑作用的减弱,金融拉动效应越来越明显,中国房地产增量的黄金期已经过去,今后更多地将处于一个存量期。”刘哲表示,中国经济的未来取决于培育新供给新动能。从简单地出卖资源、环境、劳动等硬价值,到附加上更多软价值,这将是传统供给向新供给的转型升级之道。

在丁长发看来,本轮房地产价格的暴涨对实体经济的伤害不小。第一,资源的错误配置——因为房地产的赚钱效应,大量资金脱实就虚;第二,对于消费有挤出效应——大量的家庭资金进入房地产,别的消费就大幅度减少了;第三,高房价对生活生产成本有传导效应,劳动力成本、摊在各种商品上的成本也随之提高;第四,阶层分化——有房的财富就多,没房的更加买不起,阶层固化非常严重。

“我们接下来主要做的就是多管齐下,拿出实实在在的解决举措。一是进行金融机构改革,增加中小金融机构,通过制度创新,对应中小企业。另一方面,解决地方政府对于土地财政的依赖问题。”丁长发说。

据《第一财经日报》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