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子的风格——吴虔印象

2016-09-05 08:33:05   评论(0
来源:温州商报         字号:T T
摘要:“上帝对日本很公平,他没有给他们石油,钻石,金子,什么也没有,但给了他们一种特有的风格。而风格就是一切……”时尚教母戴安娜·弗里兰如是说。

\

\

\

\

\

\

\

\

\

\

 

“上帝对日本很公平,他没有给他们石油,钻石,金子,什么也没有,但给了他们一种特有的风格。而风格就是一切……”时尚教母戴安娜·弗里兰如是说。

为什么这么多人疯狂追逐着无印良品、优衣库、祇园艺妓、清酒、和服、武士等等?吴虔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从一个杯子的角度出发。

它和习见的中国的瓷器确实有很大区别,杯身没有优雅的弧线,厚厚的杯壁,握住摩挲的时候往往也不是一路光滑,拿起来的时候有相当的重量,清水或者淡茶注入的时候由于杯子的色调浓郁,往往也看不出光泽的有无。它们大大小小的,从木盒里被一一摆出,有股子不加藻饰的拙。

“中国的茶道看重茶叶本身,日本的茶道则更加讲究过程。”它们的主人吴虔这样说。

曾留学日本的吴虔现在是一个日本艺术品株式会社的中国区负责人,同时也是一个私人收藏家,他的收藏包括日本铁壶、画作、佛像等,而杯子也正是其中一样。

“日本的杯子其实不是瓷器,而是陶器,都是用陶土做的。”他介绍,桌上展示的造型迥异的六七种陶杯所用的陶土也不尽相同,“我在日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买个杯子。”原来,因为日本的每个城市都会烧制使用当地特色陶土的器具,从而形成了以各个地方命名的大小窑,其中出产的杯子,自然具有了与他处异质的形与神。

这些杯子粗看起来并不那么精致,但是每一个背后都有它独家的记忆和内涵。有一个隶属“錬手烧”的杯子,杯面呈斜波纹状,杯子内部和外壁色彩又呈现细腻的层理结构,暗红,赭色,炭黑……这些颜色并不是后来凃制的,而是在一开始将异色陶土层叠截取斑斓截面,而后成就杯形,颇具视觉上的冲击力。吴虔还说起一个细节,在商店购买这个杯子时,发现它原本的包装盒不见了,结果杯子的制作者,一位年事已高的大师亲自打车送来了木盒。

而遇见另一个将光面粗面反置的粗陶杯子,则是在日本陶器之乡益子町购买的“益子烧”,这座城市以此闻名,它还有一个名字——陶瓷大师的坟墓,因为很多大师选择在此终老。这个粗陶杯子即出自其中一位大师之手,他“逆反”了陶器的传统(外光内粗),并且在外壁上用碎碎的蓝瓷片勾勒出三道细波浪纹,匠心独运。

难得的是这些瓷器,从拉坯到烧窑,全部是手工,这意味每一个陶杯都是孤品,制作人在晚年将自己的体会和感悟、思考和想象寄寓其中。

有一个是“不会制作杯子的人所制作的杯子”,来自东京都附近的大岛町。这座岛上曾经发生过一次大规模的火山爆发,而灾难后的居民们用火山灰来进行重建和艺术创作,所以这里的陶瓷又被称为“火山陶”。吴虔告诉我们,这个杯子是一个杂货店主人,为了追忆和感谢一位陶瓷老师傅而做的。他只是个初学者,杯子的制作当然并不成功,但是釉变的意外却产生了另一种美感价值。在购买时,杯子上悬着一张小卡片,记录了这个作品的由来。在他的小杂货店里,每个商品都有一张这样的卡片……

吴虔说自己看重的并不是世俗意义上的价值,更喜欢有故事的东西。除了各色杯子外,他收藏的铁壶、画轴等等物品,往往也都有它独特的背景和由来。他还特别指出了铁壶收藏中的一个误区,因为铁易生锈败坏,故日本人不喜欢老铁壶,铁壶收藏也并非越老越好,而当今市面上流通的所谓古早的“龙文堂”“龟文堂”铁壶也往往是赝品居多,在收藏铁壶时应更关注其审美和工艺上的价值。

“收藏生活”,这是他推崇的概念,这是因为那些具有人情味的故事。而他的这些器皿将收藏和生活相结合,则是日本风格的另一种演绎了。而风格,不是追逐时尚或者迎合谁的口味,而是传统,是生活,是始终传承的烧陶历史,是匠人不曾被时间消磨的独立意志,是器具与人的情感交流。

一杯子的风格,就是一种生活的风格。

林华琳 郑丽娟


网络编辑:王芳芳

我来说两句

评论0|更多>>
您好! 退出
,发表您的给力评论,来两句吧!
你还可以输入140
全部评论